引领新闻

引领新闻电音专题

格莱美奖在舞曲音乐奖项的迷惑操作

我无法停止注视David Guetta的腹肌——那是亿万富翁特有质感的“定制腹肌”,99%的人根本无法拥有,更别说这出现在一个55岁的男性身上。

我正在观看他与美国歌手/词曲作者Bebe Rexha合作的流行/电子舞曲单曲“I’m Good (Blue)”的音乐视频,这首歌曲今年获得了最佳电子舞曲专辑提名。整个视频中Guetta的腹肌是重点之一,Rexha的曲线也同样引人注目。

这是今年最让我感到震惊的格莱美提名。

撇开我对“I’m Good (Blue)”的个人感受不谈,但它的主旋律来自意大利电子三人组Eiffel 65在1998年发行的全球热门单曲“Blue (Da Ba Dee)”。

后者同样在2001年入围了格莱美最佳电子舞曲专辑提名。Guetta的版本实际上是对这首曲目的再创作,带有新的人声和更加荒唐的口水歌词。

那为什么这样一首毫无创意的歌曲却被提名了格莱美奖?谁决定了电子舞曲领域的提名和获奖者?像Guetta这样的提名又反映了格莱美奖对于舞曲风格——这一被视为音乐行业最重要奖项所持的何种态度呢?


投票流程

据美国唱片业学院称,“格莱美是音乐领域唯一由同行投票决定的奖项”,其投票成员包括约14,000名“目前在唱片行业工作的表演者、词曲作者、制作人、工程师、器乐演奏者和其他创作者”以及相关传媒公司

目前,成为投票成员的会费每年为100美元,而媒体公司则需缴纳120美元的费用。自2019年以来,该组织一直在努力招募更多妇女和来自弱势群体的人员,目前这些人员分别占成员总数的31%和33%。

想要成为投票成员,申请人必须同时拥有以下条件:

1.获得两个来自现有投票成员或同行的推荐,并在线填写个人资料,概述自己相关的资格和经验;

2.申请将由美国唱片业学院的审查小组进行评估;

3.同时,还必须拥有某个具体的流派或领域的从业经验。

△格莱美奖学院纽约分会

成为投票成员后,还可允许在他们的主要领域以外的另外两个领域中投票,总共可投10个类别,此外还可以投票选出“四大奖项”,即年度录音年度专辑年度歌曲最佳新人

因此,你可能是一位舞曲制作人,可以在舞曲、摇滚和流行领域中投票,还可以在包括最佳舞曲/电音专辑、最佳流行专辑、最佳摇滚表演等类别中投票。

此外,没有什么能阻止会员在线上更改他们的首选流派(这并没有得到严格监管),然后去投票选择与自己的经验或专业知识无关的领域。

△格莱美奖官网上介绍的投票流程

从7月下旬到8月底,投票成员、唱片公司和各种公司(这些公司必须发布符合提名者相同资格水平的唱片),被邀请提交他们的作品,以供明年的格莱美奖评审考虑。

2023年格莱美的评选资格要求作品:

1.必须在2021年10月1日至2022年9月30日之间商业发布;

2.在美国有国家分销并通过第三方在线零售商和/或主要流媒体服务使用(进口作品不符合资格)。

这意味着,如果你只是一个活跃在 Bandcamp 上的艺术家,你就没有被提名格莱美奖的资格。

在第65届格莱美奖中,投票成员可以免费提交五个作品,其他“额外”提交推荐的作品每个都将支付40美元至125美元不等的费用,具体费用取决于提交参赛作品的时间;而第一轮投票在10月份的10天内进行。

在投票过程中,投票成员可以免费投票五次,之后想要“额外投票”的话,则每次投票也都将支付40至125美元不等的费用。

2023年格莱美舞曲/电音领域共有近400个参赛作品。这些作品随后被转交给舞曲/电音筛选委员会——这是一个投票成员和专业成员(非音乐界专业人士)组成的团队。在两天时间里,筛选委员会将听完所有的参赛作品,并根据格莱美奖的标准,确定它们是否属于正确的类别和领域。

去年参与委员会该流程的Max(化名)称这个(无报酬的)审议过程十分消耗体力,他表示:“我们听取了所有的参赛作品,并且进行了讨论,我们都是舞曲/电音的纯粹主义者。我们都知道什么是电子音乐,以及什么是舞曲音乐。”

当被问到“I’m Good”是否被包括在符合条件的舞曲/电子参赛作品中时,Max表示:“我们的委员会投票把你所质疑的唱片排除在外。我们也投票把Beyoncé的‘Break My Soul’排除在外。”

Mixmag也验证了Max的说法,舞曲/电音筛选委员会一致认为这两首歌更适合参加流行领域的提名。那么它们是如何被归类到舞曲领域内的呢?

原来,还有一个国家筛选委员会,由诸如词曲作者、制作人、音乐学家等音乐行业专家组成,他们最终决定一份参赛作品最终归属于哪个类别。


格莱美舞曲奖项历史

如果你对舞曲音乐不是很了解,那看过去的20年里,在格莱美奖最佳舞曲/电子专辑类别中的获奖者和提名者,你可能会认为最好的舞曲音乐是由白人(大多数为男性)制作的,并且商业成功是质量的标志。

在90年代中期,一位名叫Ellyn Harris的女性在自己位于纽约的唱片公司Unity Records上发行了一些不错的House唱片,然后成立了“推进舞曲音乐委员会”,并在两年多的时间里游说格莱美奖,直到1998年格莱美决定将舞曲列入他们的类别之一

格莱美奖学院纽约分会

当年,最佳舞曲录音格莱美奖颁给了 Donna Summer 和 Giorgio Moroder 的”Carry On”,听起来像是一首被“欧洲年度春晚(Eurovision)”淘汰的歌曲,而当年大热的由 Ultra Naté 制作的”Free”却没有获得提名。

接下来的十年里,获奖作品包括 Lady Gaga 的”Poker Face”、Cher 的”Believe”、Baha Men 的”Who Let The Dogs Out”和 Justin Timberlake 的”SexyBack”等流行音乐作品。

2012 年,Skrillex 以”Scary Monsters and Nice Sprites”获奖,当时正是 Dubstep 风格大杀四方的时候

△ “Scary Monsters and Nice Sprites”

而后 EDM 音乐潮流也传染了格莱美奖的颁奖舞台,这一奖项开始频频提名 EDM 音乐作品(如 The Chainsmokers 的作品”Don’t Let Me Down”、Skrillex、Diplo 和 Justin Bieber 的作品”Where Are Ü Now”、Zedd 与 Foxes 合作的作品”Clarity”等。

此外,还有不得不说的 2013 年恶名昭著的 Al Walser 提名事件:来自列支敦斯登的Al Walser以”I Can’t Live Withour You”获得2013年格莱美最佳舞曲提名,Zedd指出该作品混音未经授权的挪用了他的歌曲,也有人猜测Walser是因为身兼格莱美投票评审才入围…

由此引发的舆论让格莱美奖于次年引入了提名审核委员会。格莱美奖的内部人士表示,这一改变导致了流行歌手不再支配舞蹈/电子领域。

△ Al Walser

多年来,有一些Club、House和Techno音乐被提名为最佳舞曲/电音,但只限于”UNDERGROUND”领域最顶级的艺术家,例如Basement Jaxx、Chemical Brothers、Daft Punk、Jamie xx和Kraftwerk等。

除了Jayda G和2021年的获奖者Kaytranada之外,提名者和尤其是获奖者在这个领域中都是压倒性的白

自1998年以来,黑人艺术家只有两次提名最佳舞曲相关奖项——Jayda G的”Both of Us”和Beyoncé的”Break My Soul”。


EDM的兴起,也让越来越多的拥有EDM制作背景的混音师在委员会中获得一席之地(这也可能是最近几年House和Techno音乐艺术家提名较少的原因之一)。

委员会成员最多只能连续五年担任委员会职务,如果被选中担任委员会主席,则会连续任职最多八年,但根据规则和准则,“每届委员会至少必须有四分之一的成员来自上一年的委员会。”

然而,根据一位前委员会成员Alex(化名)的说法,委员会的投票过程拥有很多“操作空间”。

有一年,Alex与委员会上的其他成员达成协议互相投票,导致所有成员都获得了格莱美奖的提名。他们说:“恰好那一年,有一个很好的提名名单,所以没有人提出问题,但看到委员会成员都在提名中确实感觉很奇怪。”Alex说,每年至少有一名委员会成员会获得提名。

The Best Dance/Electronic Album最佳电子音乐专辑于2005年才被引入,在这一奖项里,男性被提名和获奖的次数远远超过女性。目前为止,SOPHIE是唯一一位被提名过的跨性别艺术家。 

△“Oil of Every Pearl’s Un-Insides.”

在来自南非的黑人DJ/音乐制作人Black Coffee获得了该奖项之后,今年的Beyoncé是19年来第四位被提名的黑人艺术家,其提名作品为《Renaissance》。

然而,《Renaissance》实际上是被筛选委员会一致投票移至另一类别的…

△Beyoncé 成为2023年格莱美奖大赢家


虽然Max认为Beyoncé的这张专辑很棒,但该专辑或《Break My Soul》不应该在“牺牲其他专注于推动特定风格前进的人们”的情况下,被提名为最佳电子音乐专辑。

这句话有点拗口,但事实是:相比来说,在这个更加“小众”的专业奖项赛道中,面对这样一个风格流派丰富的“巨头”竞争,是否公平,是否合理?

任何试图揭开格莱美投票流程的神秘面纱的努力往往会引起更多的问题。格莱美对于舞曲/电子音乐的定义,让整个提名和评奖流程中往往反映的是销量良好或在TikTok上走红的作品,就像”I’m Good”一样,这排除了许多优秀的电子音乐。

尽管多年来格莱美的声誉也遭受过多次危机 —— 比如Jethro Tull和Kacey Musgraves的事件 —— 但它们仍然是流行音乐中最负盛名的奖项,获奖或被提名可以帮助艺术家销售更多唱片、获得更多工作机会和更高的酬劳。

在舞曲/电子音乐类别以及其他类别中,大部分的获奖者和被提名者都是白人男性,这使得他们比其他人,特别是非白人和非男性群体,拥有更多的优势,并进一步弱化了舞曲音乐文化中不可忽视的黑人和酷儿属性。

最后郑重声明:我对Rexha或David Guetta都没有恶意,只是这个提名反映出来种种问题感到难以接受。


附: 2023年格莱美相关奖项提名与获奖名单

Best Dance/Electronic Recording

最佳舞曲/电子录音

WINNER: “Break My Soul” — Beyoncé

“Rosewood” — Bonobo 

“Don’t Forget My Love” — Diplo & Miguel

“I’m Good (Blue)” — David Guetta & Bebe Rexha

“Intimidated” — Kaytranada feat. H.E.R.

“On My Knees” — Rüfüs Du Sol

Best Dance/Electronic Music Album

最佳舞曲/电子专辑

WINNER: “Renaissance” — Beyoncé

“Fragments” — Bonobo 

“Diplo” — Diplo

“The Last Goodbye” — Odesza

“Surrender” — Rüfüs Du Sol

124月
引领新闻电音专题

Mixmag与有源文化YYC正式合作,共促Mixmag China发展

Mixmag 作为全 […]

111月
引领新闻电音专题

MIXMAG CHINA 2021 年度总结

  点击标 […]

2612月
引领新闻音乐人志

Final Request: 音乐!超级多的音乐!

  &nb […]

0612月
引领新闻

MIXMAG 每周YYDS

PETE TONG& […]

189月
引领新闻电音专题音乐推荐

SOTI Music Distribution音乐发行:一些角落的触碰—Untitled Events(V.A)专辑上线

  专辑介 […]

089月
引领新闻音乐人志音乐推荐

《Shining( Feat.薛凯琪)》,音乐人之间梦幻联动的背后

  &nb […]

089月
引领新闻电音专题音乐人志音乐推荐

电子音乐人LST发布了第一张全长专辑《Weatherman气象员》

跟随情绪气象员,打开 […]

029月
引领新闻电音专题

行业宝典全本发布 | 看蛇叔和瑞典黑手党的幕后大佬怎么玩转这个千亿行业

  &nb […]

158月
创新科技引领新闻

当代电子音乐博物馆将在德国法兰克福开幕

  &nb […]

FOLLOW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