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领新闻

引领新闻

我们认真地采访了一些来自东欧的枪手制作人

在电子舞曲产业中,雇佣枪手是一个极具争议性的话题。在暗地里雇佣枪手给自己制作曲子,并在作曲这一栏上堂而皇之写上自己的名字的音乐人,远远超过人们预期的数量。

这是一个受到鄙夷的工作,也是许多圈内人都在极力掩盖的丑闻。

顶尖枪手音乐人和工程师 Austin Leeds 说:“有些枪手负责制作、混音以及音乐设备的技术细节工作,有些人则倾向于参与方向和安排。我觉得音乐产业不需要为枪手设置专门的标签,大多数时候我们的工作就是共同创作。即使我们服务的DJ 只提供了风格或曲目作为参考,他们仍然参与了歌曲的策划、创作和共同制作。”

对于作为当事人的枪手音乐人来说,这个行业并没有舆论所呈现的这么复杂。他们只不过是通过自己的爱好来赚钱。 至于这项处于灰色地带的工作所带来的道德谴责,让别人去议论吧!

ALEXLARICHEV

EDM-GHOST-PRODUCTION 创始人

莫斯科

除了我自己,我手下还有 6 人团队,在专业录音室里代笔作曲。

我建立了一个平台,制作人们可以通过它售卖自己的作品,而不仅仅帮人定做歌曲。我觉得这样挺不错的。他们不需要和人交流,只需要上传(自己的作品),并授权给我的公司。当顾客购买这些曲子时,也购入了版权。

制作成曲售卖的大多数都是孩子,其中一半年龄介于 16 到 18 岁。他们都在自己的卧室里作曲,我的质检经理会一一检查提交上来的作品。如果收到的作品足够好,可以在数码商店下载或能在音乐节播放,就有资格放到平台上售卖。

这些制作人在提交作品时会告诉我期望值:“我希望这首曲子可以卖出五百欧。”卖出后,制作人和我的公司七三分成。

两年前,我是一名手机销售员。我妈妈因为脑癌去世后,我不得不做出决定:是继续卖手机,还是全身投入制作音乐?那时候我已经做了7 年音乐了,和 Armada、还有一堆荷兰 DJ 合作发行过很多曲子了。

被厂牌签下非常难,商业厂牌寻找的是有品牌价值的 DJ,你得有钱推广自己,还得有宣传视频,宣传照,个人简历和演出经历。但我什么都没有,只有自己做的音乐。所以我转念一想,不如做一个网站告诉大家:“哟,我在做这些,你可以订购我的音乐。”网站挺成功,人们对我作品的质量非常满意,订单接踵而至,我不得不雇更多的人来帮我。

我的公司里有许多来自前苏联国家的制作人,比如乌克兰,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他们都梦想成为 DJ,但因为资金、签证、政治等种种因素无法实现,现实非常令人沮丧。

这些国家都以黑客闻名。孩子们从俄罗斯论坛里搞到了破解软件,每天都在专心制作音乐。前苏联国家的人很难离开自己的国家,你得要有签证才能去美国和欧洲。但俄罗斯疆幅辽阔,请俄罗斯DJ 到其他国家演出差旅花费巨大。没人愿意花这么多时间精力来请俄罗斯 DJ,不如花更少的钱预定欧洲DJ 们。

我认识一个音乐人,他帮客户代笔做了 4 首曲子。7 个月过后,这位客户已经成为 Hardwell 的暖场了。他当时很不爽:“这他妈凭什么?”我跟他说:“哎,这是你自己选择的结果:你得到了版权和钱。没什么不公平的。”制作人们总是说:“我们知道,我们一开始就知道,这是我们自己选的,可是……”

不过我也懂,嫉妒和不甘是人之常情,无法避免。

哪些 DJ 会花钱买曲子?他们中有大半都很年轻,18 岁左右,去过 Tomorrowland 和 Ultra,期望成为一个 DJ。但当他们意识到,成为一个DJ 需要付出的努力,要花在学习和练习上的时间后,他们投机取巧选择了捷径。

另一部分花钱找代笔的则是那些忙于巡演,没有时间做音乐的 DJ 们。几乎所有客户都来自俄罗斯之外的国家,大多数是美国或欧洲的DJ,我一年接到的俄罗斯客户只有三到四个。

我们做的是不道德的坏事吗?为什么那些美国和欧洲的 DJ 能够有机会成为世界巨星,而俄罗斯的音乐人却不行?音乐事业能否成功跟音乐本身没啥关系,而跟政治有关。

CHEDD& CHEASE

乌克兰

我和女朋友一起住在租来的公寓里。我们已经计划好了未来,打算在接下来一年里结婚,还要搬到新房子去。我妈妈住在基辅附近的一个小镇上。她生病了,每六个月就要去医院检查,但仍然坚持工作,我总是尽可能照顾她。

我喜欢在半飞的状态下作曲,就像 DeadMau5 在他的大师课上说的一样,半清醒状态下做的所有东西都超棒。

我在大学里学了两年音乐制作后辍学了。家里出了问题,没有足够的钱支持我完成学业。尽管如此,我在这两年间学到了足够的技能,我学会了Cubase/Nuendo, Reason 和 ProTools 这些软件的使用方法,还学会了使用Ableton Live,以及 Logic Pro 9。我的大多数工作都在FL Studio 完成,有时候也会根据客户需求,用其他 DAWS 做项目。

在很长一段时间中,我都没钱购买专业器材。在 2007 至 2014 年间,我都靠高保真音响来做音乐。现在我添置了一些专业设备来工作,包括 JBL LSR305 监听器,Sennheiser HD 650 耳机,以及 UAD Apollo TwinDUO USB 声卡。

我有时也会购置插件,我有正版的 FL Studio 12. VPS Avenger,Sylenth 1 and Serum,还有 UAD 插件,以及一堆免费插件。其中一部分软件无可替代,比如Xfer OTT 和 CamelCrusher,无法想象没有这些,我该如何制作。

我妈妈给我买了台电脑,我立即就开始用电脑剪辑处理音乐了。我曾非常喜欢一个叫 SoundForge 的软件应用。我跟朋友一起去过基辅的一个大市场,买了一些CD 还有一堆盗版音乐项目,比如 Fruity Loops 3。我从那时开始尝试做音乐,一开始出了好多错。但六个月后,我已经可以做出一些近乎专业的曲子了。

2007年那阵子 Minimal Techno 在乌克兰很流行。我当时所做的早期曲子都是这个曲风的。直到那年秋天,我朋友给了我一张Armin van Buuren 的《Universal Religion3》合集。从那一刻起,我意识到自己最爱的曲风是Trance,从此开心专心制作 Trance。虽然我的风格一直在变,但是对 Trance ,我一直有种特殊的爱。

2011 年,我完成了第一首够格发行的曲子,但没有机会发行。这首曲子被我上传到了当时很火爆的俄罗斯网站PromoDJ.ru,有超过一千次播放,是当年的大热门。

在大学主修前,我曾自学音乐制作。在开始课程前,我没有听过任何 DJ 或制作人的名字。我最初主要通过购买视频课程来自学。后来网络普及了,我就在Youtube 上找教程自学。

YOKAZE

西伯利亚

我的真名是 Ivan Rybalkin。今年 20 岁,来自西伯利亚的贫困地区。

我住的地方没有暖气、自来水等基本生活必须品。我得靠原始方法来维持基本生活,在冬日烧柴火取暖,一年四季从井里打水。

我没有孩子,一家老小十人一起生活。亲戚知道我做音乐,但不知道具体做什么。我帮家里做家务,给浴缸热水、从井里扛水等等。他们知道我为音乐辍学时都很生气。对于他们来说,这个选择简直无法理喻,尤其是在俄罗斯。

我所在的城市民风保守,人们无法接受看起来“与众不同”的人。我时常因长发而被指指点点。

我没有正规工作,靠做音乐为生。相比于西伯利亚的平均收入,帮人代笔做音乐的收入还不错,有时甚至超过平均水平。

我爱用不同方法做音乐。如果收到制作订单,我需要二到三小时的时间来做完一首曲子。如果是个人项目,要花的时间则更久一点,因为要求更复杂。我常用的软件包括 Ableton Live 9,Reaktor,FabFilter,目前最常用的则是Serum。

在设备方面,我拥有 Microlab Solo 3C 监听, Korg NanoKey 2, Korg MS 20 Mini, 吉他,Sennheiser HD 215 耳机。

我有所有的破解软件,买正版软件对我目前来说实在太贵了。但我希望不久后我就可以有钱购买正版软件,而不是花费大量时间在搜索破解软件上。Serum 正版软件的价格大约是普通俄罗斯人一个月的薪水。

我从 2012 年开始做音乐。很早我就对音乐制作和DJ 有着浓厚兴趣,一开始在网上搜教程自学,就这样逐步进入这个行业。

我身边没有人做音乐,我只能靠自己不断练习。在过去 5 年中,我每天都只睡三到四小时,并保持旺盛的创造力。这就是我能够做出好作品的秘诀。

我想靠音乐养活自己,尝试了各种方式后,最终决定做枪手。我通过一个朋友知道了 EDMGhost Production 这个网站,写了一些曲子后,开始长期和他们合作。

我还有一个艺名 Yokaze,专注于创作多流派的音乐。Yokaze 最近发展趋势迅猛,获得了很多当红制作人的支持。我在很多厂牌下都发行过曲目,比如 Renraku,还有 Circus Records,Quality Good,Division 等等。我也跟很多非常有名的音乐人有过合作。

我不会因为看到别的 DJ 靠我代笔的曲子成名而嫉妒。我很高兴自己的曲子能够帮到那位DJ。这份工作不适合那些心理脆弱的人。那些觉得代笔不对的人往往对音乐产业有误解,他们中有许多人做着自己不满意的工作,浑浑噩噩度日。

我更想成为 DJ 还是继续做代笔?我不想在这两者间做选择。如果有朝一日我成为了一名受欢迎的DJ,我会依然帮人代笔。没有什么能够阻碍我成为一名成功的 DJ,给我一点时间,我会成为你常看的杂志的封面人物的。


Edit by 1NT3RN

from Mixmag.net

18Feb
引领新闻

CALVIN HARRIS:面对现实吧…全世界最好的制作人都在做 EDM

高富帅 Calvin Harris 去年发行了自己的第五张录音室专辑。经过一波又一波的单曲轰炸,最终整张专辑合作了 Frank Ocean, Migos, Schoolboy Q, PartyNextDoor, […]

17Feb
引领新闻

新年第一课,B2B基本礼节

几年前的一个早晨,前一晚派对上和我并肩作战打碟的本地 DJ,对我不满的说:“哟,你这家伙昨晚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昨晚的气氛都被你给毁了!”...

16Feb
引领新闻

你好呀,OLD-SKOOL RAVE 的年代情书

Old-skool rave 音乐有如彩虹糖,色彩缤纷,味道不一,又令人回味无穷。其中最如彩饰般的音乐非 Happy hardcore 和 trance...

11Feb
引领新闻

在非洲西部,她就像是电音界的“佐罗”

...

09Feb
引领新闻音乐推荐

戴眼镜的电子嘻哈女孩儿,她代表现在的新韩流

来势汹汹的 24 岁音乐新星 Kathy “yaeji” Lee 是个美妙的融合体,时髦有型同时低调谦虚,才华横溢却平易近人。...

08Feb
引领新闻精彩活动

1999年的Ultra长什么样?

“那时广播电台还在统治一切,而年轻人们都在寻找除了 hiphop, grunge...

05Feb
引领新闻

最好的夜店都有一种寂静感

Daniel Avery在巴黎Concrete的演出时间大约是晚上6点左右。 其实我们是第一次去Concrete。夜店位于Port De La...

03Feb
引领新闻

10 个定义 TRESOR 俱乐部的瞬间

1991年,在前 Wertheim 百货商店地下金库的废址上,Tresor...

01Feb
引领新闻

哈萨克斯坦的地下电子音乐场景

...

FOLLOW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