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post

音乐人志

Flume:说我是EDM也可以,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WORDS: DEVYN WHITE
29 OCTOBER 2019
TRANSLATE: Marco槑


如果有人在与Mixmag的聊天中宣称“主流才是王道”、“说唱才是王道”,估计会引发不少讨论,Flume 就处在这个争议之中。他是EDM界的前驱人物,通过现场表演开辟新领域的关键人物,也是最近饱受争议的焦点人物。

现年27岁的 Harley Streten在过去五年的职业生涯中一帆风顺。

他是 future bass(EDM sub-genre)的先锋,他最热门的单曲是《Never Be Like You》,这首歌来自他2016年格莱美获奖专辑《Skin》。《Skin》这张专辑用其闻所未闻的智能听感,极具能量的合成器之声加上加拿大女歌手Kai贡献清甜歌声,这些闪光点让《Never Be Like You》成为一辆特殊的“声觉载具”,而Flume就是这个载具的舵手,用他神奇的魔法刺激着听众们分泌多巴胺,使之成为一场异常丰富的情感之旅。这部作品让他成为了世界各地音乐节的焦点,从波纳罗到奥克兰,从Martin Garrix 到Disclosure以及其他DJ们都在播放他的歌曲。他的现场表演充满了令人振奋的能量,因个人魅力吸引许多人。


《Hi This is Flume》揭示了他最近在“computer music”方面的探索,在以往基础上注入了新鲜血液。这张专辑的混音可视化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新点子,在于能帮助我们窥视Flume心理的过程。在长期合作伙伴Jonathan Zawada的帮助下,我们和Flume进行了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旅行,穿越西澳大利亚,用迷幻的审美方式完成看似平凡的任务——在油箱里倒一杯汽水,开着颜色艳丽的汽车在沙漠里兜风,徒步登上虚无的高峰。

如果你去观看Flume的现场,毫无疑问你会有一个更加身临其境的体验。他新改进的现场所呈现的Flume是多元立体的,此时的Flume不仅仅是在制作,并且在空间上得到延展,犹如一幅时刻变化的涂鸦绘画,这种氛围自然而然的将那些平时在shit一般音乐中烂俗的人们解放出来,从而得到身心的释放。他继续开拓自己的道路,尝试用新手法来更好的结合丰富声视觉美学的感官体验,这些努力都在不断丰富着Flume的形象,期待一个更成熟的Flume。毫无疑问,Flume的故事已经成为了商业电子音乐成功典范。



Mixmag : 自从你的专辑《Skin》获得格莱美奖已经过去三年了。从那以后,你是怎样成长为一名艺术家的?

Flume:嗯,我一直在努力、尝试——我想这在我的混音带中有所体现。这有点不同,更多的是在实验方面。但是,随着音乐的不断发展和变化,我只是跟着它的变化。无论它走向何方,我觉得它现在处在一个很好的方向。我真的很高兴来到欧洲为人们表演。


M:你认为你对这个行业的看法,是从你开始进入这一行发生改变的吗?

F:这个行业已经改变了很多。主流才是王道。


M: 这种观点对你制作‘Hi This is Flume’ 有什么影响吗?

F:没有特别大的影响。我想做一个概念化的唱片,我的重点在于音乐运行的算法,就像每首歌必须是完美的算法歌曲。现在的算法决定了什么好,什么不好。我觉得这将是很有趣的,只是完全按照这个算法想要的那样做,只是作为一个乐趣——探索一些边界。

M: 是想看看它是怎么创作出来的吗?

F:是的,可能会很有趣。创作总是很有趣的,我发现只要我有了范围,我就会变得更有创造力。


M:那么,这张混音合辑最主要传递的是什么呢?

F:混音合辑…天啊,主要的表现是什么?我认为声音设计是最重要的。我最近对音色和“质感”非常感兴趣。我一直对它们很感兴趣,但我认为更多的是提炼它们,学习更多,这反映在音乐中。


M: 那是合辑的可视化工具吗?背后的故事是什么,为什么一定是蓝色的长袍?

F: 我们只是觉得它看起来很棒。我们想要看起来足够自然的东西——你知道,不要太过于正式。就像‘我们为什么不买件漂亮的丝质长袍呢?’我们扎染了它。我们开着车到处转悠。那是在西澳大利亚州,那里有很多我想去但从未去过的地方。这是一次非常有趣的小旅行,Jonathan在视觉效果上做得非常棒,所以为Jonathan Zawada欢呼吧。


M: 是的,我注意到他做了很多关于你的视觉效果?

F: 没错,他是那样的家伙。我们是在创作《Skin》专辑的时候开始合作的。从那以后,我们越来越亲密了,我们有了一个非常相似的理念,我们在一起工作得很好。我们想要做的东西越来越多。我很幸运能遇到像他这样的人,并且一起工作,我可以把一切都托付给他。



M: 关于你的新现场表演——什么样的“real world activities”正在被纳入?

F: 我正在做各种各样的事情。我在打破一些东西,涂鸦、随意蹦跳。我只是玩得开心。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是,我有点厌倦了只是演奏同样的歌曲,站在那里,在同样的时刻。我厌倦了看到电子音乐艺术家们在整个演出中只是站在一个位置上转动旋钮,按下按钮。于是,我想,不如我去找点乐子,在上面找点乐子。我不会试着假装我能演奏每首歌的每一个元素,因为这些都是非常复杂的音乐片段,如果我要现场演奏所有的东西,我需要30到40个人在台上。所以,我们走相反的方向,我要做一大堆独特版本的歌曲,在舞台上做一些事情,这样会更有趣,会创造一个完全不同的表演。观众不一定期待它,它是完全不同的。有些人喜欢它,有些人讨厌它。但是,我知道我在那里会有更多的乐趣,我认为把它带到欧洲会很有趣,因为我以前从未在那里做过。


M:那么,你是否觉得现在有更多的改进空间和更多的自由?

F:是的,有了更多的自由。我现在和观众的交流更密切了,感觉它更独特。虽然我只是在一个大屏幕前播放我的歌曲,但这很棒,我真的得到了很多。但是,我很容易厌倦。我需要改变,通过测试和实验。我在音乐中就是这么做的,我现在在表演中也是这么做的。这是对界限的进一步测试这也是我通过音乐所在做的。我一直在尝试与众不同,推动事情的发展,现在的表演正赶上一些令我兴奋的东西。


M: 除了他们的混音版《Let You Know》之外,是什么让你想把《老友记》里的Ross也带上巡演呢?

F: 我只是个超级粉丝!!我喜欢他的混音合辑。他推出的新音乐——混音版。我只是觉得他很有天赋。我和他联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那时他刚开始创作发布音乐,我一直是他的超级粉丝,所以能和他一起巡回演出真的很有趣。




M:你如何保持灵感,想出新的内容?我知道你说的是要突破界限,那么今天对你的艺术贡献最大的是什么?

F: 总是有新的输入。现在的情况就是我总是在与创造性的思维空间斗争。这是一件很难维持的、变化无常的事情。我最近学到的一件事是,有好的投入就有好的产出是很重要的,这意味着有经验和做音乐以外的事情来创造好的音乐是很重要的。我想以前我的想法是——你在录音室里待的时间越长,你做的音乐就越多。现在,我有点像‘不,那不是真的。“你得花很多时间在外面做事情,体验生活,然后当你进入工作室,你会更有效率。”这一定是我的新空间。这是一种更快乐的生活。


M:你之前说过你不想被EDM定义或限制。如果你的音乐将会有一个新的流派,你会把它叫做什么?你会把其他的艺术家写进其中吗?

F:我很高兴被称为EDM。当这个词第一次出现的时候,是一个有点贬义的词,但现在似乎任何电子产品都被贴上了EDM的标签。所以,叫我EDM吧,想叫什么就叫什么。


M:正如你刚才提到的,EDM已经改变了。那么,EDM时代是如何影响你的职业生涯的呢?你认为我们现在仍然处于那个时代,还是这个行业正在走向一个新的方向呢?

F:rap似乎是当今的王者。EDM过时了,rap流行起来了。至少在美国,我是这么想的。


M:澳大利亚也是这样吗?

F:澳大利亚的说唱音乐比较少。乐队又回来了——很多乐队。看到音乐领域的变化很有趣。我在音乐节的阵容中看到的EDM艺术家确实少了,所以至少在美国和澳大利亚,DJ和其他东西也少了。看到音乐领域的变化真的很有趣。


M:是什么让你对全球电子音乐的未来感到兴奋?

F:关于电子音乐我最喜欢做的事是,我们支持它,尽管只有一秒的时间。我以前吹萨克斯。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就一直在吹萨克斯管,我已经吹了十年了。然后,我发现你可以在电脑上做音乐。我不再吹萨克斯管,而是直接用电脑,因为他们不仅有能力创造歌曲的所有部分,而且他们也有能力创造出我用萨克斯管永远无法发出的声音。然后,我越往深处走,我就有了越来越多的声音,现在,随着新技术的进步,你真的能够发出人类历史上从未存在过的新声音。对我来说,音乐领域最令人兴奋的通常是在电脑上的创作,因为你可以创造出从未存在过的新声音。我觉得电子音乐能让人乐在其中。对我来说,这是电子音乐最激动人心的部分。


M:你显然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你的下一个目标是什么?

F:我的下一个目标是让音乐更连贯。我想更有规律地创作音乐,我想尝试在生活中达到一个更好的平衡,这样我就可以兼得工作和娱乐。我想要更多的东西,更有规律地在聚光灯下,把音乐和粉丝交流。


M:最后,在采访结束前,我想问一下关于火人节Burning Man的视频。像这样的视频像病毒一样传播是什么感觉?你是如何用如此优雅的方式来处理它的?

F:有点疯狂。说实话,我没想到它会走红。但是,有一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成千上万的推特消息、一片混乱。一开始,我有点紧张,因为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看了一个图表,是关于谷歌的分析。第一个记录,它在图上有一个小尖峰。第二个记录稍高一些。混音带,一个小尖头。火人节Burning Man,就像在图表的顶端。所以,这是我在谷歌上被搜索得最多的一次,而且不是关于音乐的。但是,我认为这很有趣。这绝对是我被听到的最多的报道。没关系,我不介意。我觉得很搞笑。


// 翻译:Marco槑

 编辑:Jack

03Jan
电音专题

冲击了舞曲文化的 INSTAGRAM

JASMINE KENT-SMITH  5 DECEMBER 2019  TRANSLATE: RIA QI ...

FOLLOW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