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活动

Holy Ship, 在茫茫大海上只有好音乐和好派对

跟随身着一袭白衣的女孩来到了黑暗陈旧的房间里,墙上挂着一个写着Spiegel的紫色霓虹灯牌。

一只独角兽毛绒玩具挂在神秘女孩的腰间。

她用双手抓起见到的第一个音响,然后随着Sage Armstrong跳动的节拍开始摇头晃脑,而 Sage Armstrong 就站在她面前不远的桌子那儿。

独角兽玩具跟着她的节奏上下跳动,她甚至或许都没有意识到Sage一只手握着麦克风,现场演唱自己的歌曲。他用自己最低沉的声音唱着:“She’s dancin’ with her ass out.”

唱的正是她这样的女孩。

过了一会,有个家伙邀请每一位路过的人在他的长袍上签名。长袍上空白的地方很快就所剩无几。

我们发现自己被挤到了一个已经超重的电梯里,电梯里摩肩接踵,有人打扮成熊的样子,另一个则是史迪奇的模样,一对情侣穿着亮瞎狗眼的夏威夷印花衬衫,全都陶醉在其中。有人开始高喊“Holy Ship”,一路上欢声笑语不断,直到你抵达自己的楼层。

第11期Holy Ship的登船时间是将近晚上十点的时候。

这个海上派对显然会是一段不平凡的经历。来自东京、首尔、克罗地亚、芝加哥、纽约、洛杉矶等全球各地的人们经过几个月的计划才能登上梦寐以求的挪威邮轮爱彼号,这艘海上巨轮可以搭载超过4000人。

和普通的派对故事一样;人们在锐舞中逃离世俗的纷扰,他们打扮狂野,自由自在,无拘无束。音乐的噪声在庞大的船体中被无限放大,Holy Ship既是他们的家,也是他们的游乐场。

他们喜欢自称“Shippers”和“Ship Fam”,穿上最古怪的服装,对友好的陌生人喊着hello和high five,其中不少人还带着头套,有一些甚至没穿裤子。出海意味着你不得不和陌生人进行面对面的沟通,如此罕见的乌托邦只能在Output和Berghain这样的夜店里找到——那里不允许你使用手机。

同样的精神在海上继续延续了下去,在Holy Ship上,舞池中新朋友们手中拿着写有房间号的便利贴,喧闹的走廊会让你忍俊不禁。

狂野的气息从邮轮走廊一路蔓延到派对上的精英分子。Claude VonStroke带着得意的笑容拿着酒走到前排,他抓着前排的栏杆,给 Jauz 致以热情洋溢的问候。

另一处,Latmun跟着Dirtybird的Ardalan一起惊讶地打量过路人。那个穿着鲜艳的夏威夷衬衫的人令他们忍不住大笑起来。“Ardalan和我发现我们曾经是邻居,”Latmun解释说。他们此前从来没有见过面,但很快他们就成为了好朋友。

当晚,冉冉升起的bass新星Rezz走上舞台,Justin和Christian Martin统治了drum ‘n’ bass丛林。“这里为此刻而生,”她对着麦克风大喊。

这个坚不可摧的大家庭于2012年扬帆起航,掌舵人正是HARD的Gary Richards。第1期阵容就请到了Fatboy Slim、Skrillex和Justice。去年年末,Richards宣布离开HARD和Holy Ship,他在LiveStyle(前SFX)找到了新职位。两个品牌的忠诚粉丝开始怀疑没有他的派对会变成什么样。

没有了Richards,2018年的Holy Ship却依然继承了他的遗产。

此前的阵容依靠的是Richard的私人关系,而如今Holy Ship的阵容则突破了曲风的界限:Madam X在“嘻哈”房间带来的set不仅有grime,还有techno和dubstep,What So Not的音乐令人脑袋嗡嗡作响,打扮成超能先生样子的Green Velvet演出结束后在自助餐厅里闲逛。

北美商业电子音乐的浪潮瞬息万变,Holy Ship却依然秉持着其坚定的信条,他们的DJ知道如何举办一场经典的派对。接力棒已经交到了Dirtybird团队,tech house冠军Solardo and Latmun以及bass好手What So Not, Rezz, Noisia的手上。

Holy Ship或许算不上音乐节中的佼佼者,但当Mixmag站在邮轮六层,俯瞰大西洋,耳边是各种曲风和艺人的大熔炉。

对派对的期望是检验一个人真不真诚,有没有维持生命力韧性的一种方式,这是办好一个派对的关键因素。

除此之外,一套好看的服装也无伤大雅。

2017年Holy Ship!回顾

Edit by Irene

from Mixmag.net

敬请留言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必填字段已标记

FOLLOW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