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领新闻

曾几何时,Acid house 也有“主流”时刻

在第二次“Summer of Love”时期,acid house 逐渐兴起。那个时候电子音乐还远未达到现今的地位,没有在体育场里引领万人的 DJ,只是一群被药物和音乐点燃的年轻人带着小众音乐逐渐杀入主流世界。从小报的恶评再到诞生耳熟能详的金曲,acid house 一路获得了更多的关注,以下就是十个它打入主流世界的时刻。

一位教授主张研究 acid house 可以革新音乐教育

每个曾流连于 The Haçienda 的曼彻斯特人可能都不会相信,会有大学教授回顾他们过往的音乐偏好,并认定它有教育创新的价值。曼彻斯特城市大学的 Peter Dale 教授在去年提出,传统音乐教学总是注重于古典乐,而研究 techno 或 electro 这类年轻人更偏好的音乐会加强他们的教学参与度。他在文章中写道:“对许多孩子来说,他们是伴随着某些音乐成长的。他们的父母可能是 acid house 鼎盛时期的蹦迪爱好者,但学校的音乐课几乎不承认这个曲风在英国文化中存在。”

Adidas 推出以 acid house 为灵感的球鞋

如果你熟悉第二次“Summer of Love”时期的时尚风格,Adidas 就是当时的主流。受到众多蹦迪爱好者的追捧,为了庆祝 acid house 风靡30多年,这个品牌也在2018年春夏系列推出了一系列以此为灵感的球鞋。设计师 Gary Aspden 表示:“Adidas 和这一亚文化的联系非常有趣……当你准备出门跳舞一整晚,球鞋当然是最好的选择。”

Acid house 遭政府打压

这一条可能比较黑暗。由年轻的力量将社会各个阶层联系在一起的运动总是能把右翼媒体吓得半死。特别是《太阳报》,他们的版面充斥着“迷幻药之罪”“杀死那些邪恶的 acid 毒枭”这类耸人听闻的标题。虽然一开始《太阳报》形容 acid house “很酷,富有律动”,但随后的态度大幅转向,影响了社会舆论,最后导致了政府的打压。英国议会在1994年通过了刑事法和公共秩序法,规定集会并对着”完全/主要以发射重复节奏为特征的音乐”跳舞是非法行为。rave 场景就此受到了很大影响。

The Haçienda 被评为英格兰最重要的场所之一

尽管在90年代受到打压,acid house 现在也得到了政府的翻案,它的文化价值逐渐被统治者承认。今年早些时候,英国政府的一个公共部门 Historic England 将 The Haçienda 俱乐部评为“最重要的场所”之一,获得这一称号的还有 The Beatles 乐队的 Abbey Road 录音棚,莎士比亚的出生地 Stratford-upon-Avon 和文学家 Charles Dickens 的故居。

Colin McRae Rally 2.0 原声带

这款 PS1 赛车游戏让许多千禧年代的孩子第一次接触到 acid house,这也是 PS1 最棒的原声带之一。伴随着 acid house 跳跃的节奏在跑道上游走真是惊心动魄的体验,安息吧 Colin McRae。

一座火山熔岩形成了 acid house 标志性的笑脸图案

代表 acid house 的笑脸图案从曼彻斯特飞到了夏威夷,这件事可是意义非凡。一座火山口的熔岩流淌成了笑脸形状,正如 acid house 的黄色笑脸一般。有些人把这件事看做巧合,而不是什么宇宙深处的神秘力量所致,但我们都知道:大自然也喜欢 rave。

播放 acid house 的 LEGO 积木玩具

自1949年创建以来,LEGO 一直是最受欢迎的玩具之一,用它大大小小的积木可以搭建出各种各样的产物,它还催生了一系列电子游戏、书籍和电影,其中两部还被奥斯卡提名。不过我们最喜欢的两款 LEGO 作品不是出自官方之手。2014年,Alex Allmont 组装出一款能播放 acid house 的 LEGO 玩具;2016年 Daniel Mueller 又用 LEGO 搭建出一款合成器。向这些大神致敬。

电视剧《This Is England ’90》

Shane Meadows 执导的获奖剧集《This Is England》系列的最后一季聚焦于90年代的 Madchester rave 文化。Meadows 的作品通常无情地反映逼真的现实,但当《This Is England ’90》在4频道播出时,人们被扎染色彩和渔夫帽勾起了温暖的回忆。为了宣传剧集,虚拟的派对海报被张贴在地铁站内,吸引着来往乘客的目光。

Calvin Harris 的《Slow Acid》

身价高达2.5亿美元,mv播放量高达20亿的当红 DJ Calvin Harris 在主流市场大受欢迎,但除了制作 pop 和 EDM 之外,他本人其实是90年代 house 的忠粉。他最近接受采访时表示:“一直吸引我的其实是90年代的 house,不再从这类音乐中汲取灵感对我自己没好处。”他2014年的单曲《Slow Acid》中压抑的303效果器带来些许 acid house 的爆发能量,这首单曲在 YouTube 的播放量达到了1200万次观看。

Acid house 音乐剧《We Are Ian》在爱丁堡艺术节上掀起狂潮

总的来说,和通常的 rave 相比,我们认为爱丁堡 Fringe 艺术节吸引的人群不太一样。这是全世界最大的艺术节,档次当然要更高雅一些,但 acid house 也登上了大雅之堂。《We Are Ian》是一部讲述1989年曼彻斯特 rave 运动的音乐剧,在爱丁堡大获成功,不仅赢得观众喝彩,也获得了一大票五星好评。


Edit by Effie Chiang

from Mixmag.net

敬请留言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必填字段已标记

FOLLOW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