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领新闻

在Jeff Mills看来,未来将不再有DJ

Jeff Mills极富创造力。

这位底特律艺人比我们可以想到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大胆。

在35年的从艺经历中,他把音乐、电影和纪录片透彻地混合在了一起,力求以最丰富的形式呈现techno。

他的作品深受太空旅行和科幻的影响,常常引用诸如“The Jungle Planet”,“One Man Spaceship”和“Time Machine”这样的话题。然而在他丰富多彩的艺术造诣中,Mills 同时也是一个技艺超群的DJ。曾经是电台主持人的他至今依然在历久弥新。

Mill最近回到了电台,在NTS的广播节目“The Outer Limits”中探索太空,这档节目由电台与NASA联合制作,6集节目包括一系列的小说故事,Mills负责电子音乐、古典音乐和旁白部分。

前不久,我们联系了Mills想要了解更多关于这个项目的故事。在这篇罕见的深度采访中,他说站在调音台后的真人DJ可能会消失,我们欣赏音乐,欣赏艺术,欣赏舞蹈的方式,以及我们看待一切文化的方式将会变得不同。

你还记得你在底特律长大的时候电台是什么样的吗?

电台当时是每个人的音乐来源:半导体收音机,在车里,家里的音箱。这是唯一一个在高音质设备上听到音乐的方法,所以人们都很依赖电台。

六十年代晚期,七十年代早期的时候,你能听到许多讨论政治和社会的节目,因此它不仅给社会带来了音乐,还提供了大量信息。所以它是传递信息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媒介。

你是怎么开始主持自己的节目的?

算是天时地利人和吧。1983年的时候有一家电台来夜店做直播,刚好遇到我在表演,他们发现听众的反馈特别好,于是给了我这个职位。

那个时候你才20岁。你在这段经历中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虽然当时我很年轻,但我很快就意识到,一个人平均的注意力周期大约只有三分钟。因此,你必须在三分钟里吸引到对方的注意。同时我也学到了在节目中创造结构的重要性,音乐不能一直保持在同一个强度上。你需要刻意让它达到高潮,然后慢慢下降等等。

“The Outer Limits”每集讲述一个故事。你如何凸显它们的差异?

这个节目是电子和古典的即兴创作,所以一切皆有可能。首先,故事都是虚构的,它们基于科学,但又未必需要说得通。

音乐的部分,则不需要取悦听众,不必按照传统电台的方式播放,它可以变得十分狂野,十分自由。我们可以进行无条件的实验,脱离传统的作曲,远离人们听广播的标准方式,制作全新的音乐和音效让我们充分探索了想象力的极限。

让我想起了1963年的电视剧“The Outer Limits”。

我喜欢这样由不同质感和声音组成的电视剧,你所能听到最小的声响都拥有丰富的含义。它必须是在你探索独特事物的时候才会发出来的,而不是为取悦你而存在的,这才是令人激动的所在。

就像在科幻世界里,我们可以听到加速的噪音,但其实我们不知道它是什么,它影响了我们对剧情的反应。

我希望听众可以放弃辨识声音。理想情况下,他们应该不带有先入为主的想法去听。不去试图理解故事才是最好的。当你听电台,听到一首歌的时候,你知道会有一段前奏,一段主歌,一段副歌。我找到了用声音和音乐唤起某种情绪的方法,质疑事物本质的情绪。电台就像前往月球的一趟旅途,就像月亮未知的表面。

你还在电影和纪录片行业工作,为什么选择电台去呈现这些?

我觉得应该有一个节目的制作方法像二十世纪一样。一切都是全新的。每一个故事都可以是新的,奇特的,每一集都信息量巨大。它能够包含电子、古典,各种形式的即兴创作,文学、诗歌,从不同角度描述一切主题。它可以让我以不同寻常的方式展示电子音乐。

电子音乐并不总是跳舞,也并不总是氛围,它可以变得截然不同。因为它有如此多的可能性,所以我们才能方便地分辨出电子音乐和古典音乐的区别。

过去十年,电子音乐和古典音乐的联系变得越来越紧密,你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你是如何看待未来电子音乐和其他艺术形式的碰撞的?

现在的很多东西都是在为将来设立模板。把三四样东西混在一起是人们的共识。我们现在融合的方式是在为未来的音乐创建蓝图。因此这个时代特别重要,我觉得像“The Outer Limits”这样的节目也特别重要。我不知道这个主题能延续多久,但我会坚持下去。

你觉得现在的新型科技会如何影响我们与音乐之间的关系?

就电子音乐而言,我认为大部分都会消失。比如,鼓机就会消失,因为电脑最终会消失。它们仍将帮助我们,但不会再有实体的电脑了。

从古典音乐的角度来看,音乐家演奏乐器会保留下来。但电子音乐很不一样。我们是在编程,有些机器不一定会用在程序中。我觉得实体电脑会消亡,机器也一样。

如果我们不再使用合成器,这会完全改变音乐人的角色。你认为那些音乐制作人会变成什么样?

有可能发生的是,我们找到了个性影响音乐的方式,而一个人的性格或将成为音乐的特色。于是,这个问题就变成了谁拥有最有趣的想象。谁能做出最奇特的梦?谁的思维最丰富多彩?音乐可能会反映出他们的思想,只是不必再使用键盘和合成器了。只需要想一想就可能会变成机器本身。

就目前看来,你是不是不相信人类正在越来越依赖机器?

我认为许多实体的机器未来会消失。你捏在手里的屏幕和iPad会消失。环境从表面看来会更加简单,但就科技在环境中扮演的角色会变得更加复杂。它会影响到我们欣赏音乐,欣赏艺术,欣赏舞蹈的方式,以及我们看待一切文化的方式。它会影响我们社交,影响派对的结构和DJ。

站在调音台后的真人DJ可能会消失。我不知道取代他的是什么,但我很确定DJ会消亡的。

派对结构很重要的一点在于逃避现实。当科技迅速渗透到我们的日常生活时,逃避现实的rave体验会变得至关重要。

实体社交的问题在于人们必须出现在某地。如果你住在旧金山,而活动在伦敦,你就只能认命了。科技使我们能够实时体验到全球各地发生的事情。如果你在旧金山的客厅里使用装置可以体验到伦敦的演唱会,那会改变派对整个场景。想象一下有上百万的人同时体验某个派对,所有的一切都会被放大。

如果DJ做了什么有影响力的事情被上百万的人看到了,其结果可能是巨大的。我认为那就是我们未来的方向。人们很快就会难以接受自己无法体验某些事情。如果你想要随时随地体验,只要付钱就行了,那就是未来的一部分。


​Edit by Irene

内容来源于网络

敬请留言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必填字段已标记

FOLLOW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