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领新闻

2018年,我们预测会有这些大事发生……

更多 DJ 开始举办音乐节

在过去,音乐节举办者一般都是一些乡巴佬、音乐现场推手或者是几个热心的业余爱好者,而且这种人往往会喊出“我们要办史上最好音乐节”的口号。但如今,几乎每个公布出来的大型音乐节都有知名 DJ 掌舵。Rob Da Bank 和 Bestival,Annie Mac 和 Lost and Found,Jaymo and Andy George 和 Lost Village,Disclosure 的 Wild Life,以及 Craig Richard 的 Houghton。

今年这种情况只会越来越多,比方说人见人爱的 Artwork 就公布了8月伦敦的音乐节 Arts House。不过话说回来,还有谁能比 DJ 更适合举办一场音乐节?毕竟他们有着丰富的艺术家人脉,有着对音乐品质的挑剔和对细节的追求。

EBM 将成为年度复兴风格

在过去的三十年里,Electronic Body Music(EBM)一直活在地下,在全球舞曲大背景里自己玩自己的。其中的大多数音乐人都在德国和荷兰,形成一种带着重复鼓点、性感人声的哥特、暗黑又朋克式的亚文化美学。

尽管仍然有小部分音乐人坚持着 EBM 在80年代之初的风格特点,更多人选择了将 EBM 与 techno 相融合。Alessandro Adriani、Sarin 和 Phase Fatale 都在2017年发行了新作品。随着 techno 风格逐渐向着更黑暗的方向变化,EBM 很可能会在2018年大放异彩。

Alessandro Adriani

更多城市将会出现夜间市长

在过去的几年内,大量的传奇场地迎来了关门歇业,很明显,地方政府将在这场文化运动中占据重要的角色。目前像纽约、阿姆斯特丹、巴黎等等城市都引入并开始实施夜间市长政策,柏林开始有了俱乐部委员会。这些角色的主要任务都是支持城市的夜间生活经济,目前也普遍获得了成效。

纽约最近废除了老旧的“禁止跳舞法规”,两个大场地 Nowadays 和 Elsewhere 也在过去几个月相继开业。柏林政府近来投资100万用于俱乐部隔音设备升级。在未来的一年,会有更多城市开始对夜间文化进行保护,例如洛杉矶和悉尼。

非洲电子音乐将继续在全球范围内流行

非洲音乐在全球各地的俱乐部里已经流行了好几年了,像 Awesome Tapes、Floating Points 和 Antal 等音乐人持续从非洲大陆汲取灵感。随着以非洲为核心的文化场景不断发展,kwaito、gqom、mbalax 这些非洲音乐风格越来越多地出现在西方观众的视野里。

这种变化随处可见:南非艺术家 Black Coffee 从去年开始在 Hï Ibiza 每周都为3000名观众演出;他的同胞 Lag 则游走于欧洲、美洲各大场地,在去年进步最大 DJ 排名榜上有名;同样来自非洲的艺人 Ata Kak 在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惊艳亮相。另外,跨大洲的合作也越来越多,像乌干达的 Nyege Nyege 和 NTS 的合作,以及 James Holden、Floating Points 和摩洛哥艺术家 Maâlem Mahmoud Guinia 的合作。

Black Coffee

行业内的性骚扰行为将更多地被曝光

对于娱乐业来说,今年非常不同寻常。在如今的后韦恩斯坦时代,那些不可原谅的性侵犯行为不再被掩盖。#Metoo 和 Time’s Up 运动正在获得越来越大的力量,一场浪潮正在好莱坞掀起。尽管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这种变化对于我们对待性侵犯有着积极地影响。不久之后,其他娱乐产业,包括音乐产业也会出现这种变化。

在舞曲领域,电子音乐协会(AFEM)发起了一项秘密的性骚扰支持服务,为电子音乐场景里的受害者提供指导和建议。但就像我们上面说的,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更多人将会有聆听 PODCASTS 的习惯

现在几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 podcast 了,网络电台和社交媒体上的音频节目越来越多。在2018年,这种趋势只会越来越明显,无论是喜剧、语言还是音乐节目(mixmag 自己也有节目《On Rotation》)。

Podcasts 相比传统的电台有诸多优势,首先它能让博主自由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想法,其次用户在听节目的时候有了更多自主选择权而不是完全被动的接受,而且 Podcasts 不会有时限和其他限制,你可以随时随地享受它。

《On Rotation》

音乐人将更注重现场的艺术表达

“解构”、“实验”,无论你怎么叫,一部分艺术家已经开始在今年进行了更多的现场音乐艺术表达实验。比方说 Lanark Artefax 与视觉艺术家 Jacob Chabeaux 的合作;Lotic 在 CTM 音乐节上请来了舞者 Roderick George;Hyperdub 新签艺人 Klein 写了一部剧,最近在伦敦的 Southbank Centre 上演。在2018年我们还可以期待更多。

DRUMCODE 式的 TECHNO 将更加流行

Adam Beyer 如今已经成了巨星,Drumcode 也毫无疑问是这个星球上最流行、最前瞻的厂牌之一。他们举办的派对几乎无人能够匹敌,无论是伦敦的 Junction 2 还是 Awakenings 和 Printworks。当然事情并不是一帆风顺,那些所谓的纯粹 techno 爱好者时不时就要抨击一下 Drumcode,指出后者根本就不是真正的 techno。虽然这场于 Drumcode 粉丝和 techno 粉丝之间的拉锯战到今天仍在互联网上演,但并不妨碍 Drumcode 成为了4/4拍音乐中最坚实的一股力量。2018年 Drumcode 将会有更多更好的派对,Adam Beyer 的门票将会更难买。

Adam Beyer

互联网将是电台的未来

当我们提到互联网电台,你会想到什么?我们认为电台的未来是:所有那些你想不到的都能实现。以前的电台要多无聊有多无聊,艺人来放自己的新歌,然后和主持人说些客套话。然而人们早就不满足于这种枯燥的收听方式了,真正重要的是让听众参与进来。

Radar Radio 的 DJ Amy Becker 的电台风格是一个很好的的例子。她会和自己的嘉宾面对面坐着,点上一支烟,然后从音乐产业到私生活什么都聊。她的节目会邀请 IAMDDB 这类音乐人,效果非常不错。所以,艺术家和电台主持都不应该过于严肃,把每个节目都弄得跟焦点访谈似的,氛围像凌晨四点的沙发对谈就挺好。

俱乐部演出的阵容名单将会缩减

每组艺人的演出会加长

首先我们要说明:阵容足够丰富并没有什么问题,能见到更多的电子音乐人总是一件好事。但似乎现在这已经不是那些常去俱乐部的观众最关注的事了。目前的趋势是,人们更想在有限的时间里专注于欣赏少量且优秀的艺术家。就像我们去年做的新星名单里的 Josey Rebelle、Moxie 和 Debonair 这些音乐人,我们想看他们的演出,并且一看就是四五个小时。

我们想在一场演出里感受一个 DJ 更多的内容,而不是每组艺人轮流上个1小时。Skream 的 Open-To-Close 巡演最近大获成功,Saoirse、Objekt 这类艺人也陆续公布了只有一组艺人的演出。而且,像 Field Maneuvers 这种又小又精的音乐节也逐渐受人喜欢。希望明年这种趋势能够延续,让 DJ 在演出中闪耀,而不是沦为产业机械化的一部分。

Field Maneuvers

周日的俱乐部将会更加有趣

某一个周日的下午,我正在一家俱乐部外闲晃,看到了曾经看不到的景象——舞池里挤满了充满活力的年轻人,随着 house 音乐不停舞动。在过去,周日的俱乐部被称为是“被遗忘的地方”,因为所有人经历了周六晚上的彻夜狂欢后,只能以太阳镜和口罩露面。但现在这一切正在变化,舞池里的场景让我们真正明白了“只在乎音乐”的意义。他们来这里不为别的,只为了跳舞。这间酒吧周六晚上开到4点,周日白天正常营业,但会在晚上10点结束周末的狂欢。在未来,也许新一代人会更加关注自己的身体健康。让无意义的宿醉留在过去吧。

欧洲将会有更多音乐节

欧洲的音乐节数目不少,互相离得也不远。西班牙有 Sónar,意大利有 Kappa Futur,法国有 Weather,荷兰有 Dekmantel,德国有 Melt。很不幸,阿尔巴尼亚并没有能和这些相提并论的音乐节,但 Kala Festival,一个在“天堂般的沙滩”举办的为期一周的音乐节,正在努力让这个国家不错过那些 techno 和 house 明星们。

Kala 是阿尔巴尼亚第一个国际化的音乐节。类似的,还有马耳他的 Glitch festival 以及黑山的 Sea Dance。在将来,一定会有更多音乐节开在人们还未涉足的地方。

Kala Festival

你会参加更多周中活动

2017年可以被定义为是周中派对最多的一年,无论是 Radar Radio 在 East Bloc 的活动,还是 Hyperdub 在 Corsica Studios 的周三系列活动,如今那些场地的周中排期也渐渐被排满了。今年,我估计周中的活动依旧不会少,那些演出主办方和场地方肯定会想方设法避开周末的人潮,在周中给我们带来些新鲜灵感。

敬请留言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必填字段已标记

FOLLOW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