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领新闻音乐推荐

过去的这一年,是Electro 的崛起与复兴

​我们正通过一系列专题纵览2017。在最后一天,我们希望记录一下 electro 在今年的崛起,这个曲风重新捕获了全世界蹦迪爱好者的想象力。


狂乱的旋律仿佛来自外太空,在其之下,急促的低音在地板上泛起涟漪。在 DJ 台上是今年最大放异彩的两位,Helena Hauff 和 DJ Stingray,今年早期他们在洛杉矶的 FYF 音乐节上呈现了来势汹汹的演出,强有力的金属感音效让整个房间陷入燥热与干渴。随着房间逐渐人满为患,人群随着音乐用尽了他们全身的能量。就像被绑架到外太空一样,这是只有你亲身经历过才会相信的事情。

伴随着这种外星般的光环,electro 莽撞而有力地杀入电子界,成为2017年最突出的声音之一。凭借激烈的琶音,机械的旋律,粗暴的808鼓机模式,以及无可置疑的天赋异禀,它最近迎来了新一波对全球舞池的统治。

Electro 的复辟伴随着一大波新发行、重新压制和混音在网络上的流行。当代的突出作品层出不穷,诸如 Gian & Massi 的《Gloaming Haze》和 Karen Gwyer 的《The Workers Are On Strike》;与此同时改头换面的老牌音乐人也有新作,诸如 Dopplereffekt 和 DJ Di’Jital。Electro 在过去的几年里一直暗暗蓄力,在去年毫无疑问地全部释放了出来。要证明这点,可以看 Dave Clarke,Courtesy和 Danny Daze等人的表演,还有 Anastasia Kristensen 为 Mixmag 做的混音。

而在这股热潮背后的一位大手是 Helena Hauff,她最近在厂牌 Werk Discs 和 Ninja Tune 发行的新作获得了全世界范围内的赞誉。

在讨论这个曲风和其分类的时候,Hauff 也分享了她的一些见解,比如使用“electro”一词让人们把其他东西和曲风混淆:“我不好说在过去的五年间到底是什么改变了,也不知道它为什么突然间变得这么流行。2000年到2010年间有这么多’电子’(electro)的新事物诞生……所以这个概念一直在。我觉得当时电子的浪潮太盛,人们已经厌烦了。Electro 已经成为人们不太喜欢的东西的代名词。”

为了进一步深挖 Hauff 对这个曲风的了解,我们询问她如何对 electro 产生兴趣,她的回答就像你想的一样恰如其分:“我的第一个重大发现是 Drexciya。”

Drexciya 是90年代来自底特律的二人组,他们雷鸣般的音乐作品一直向制作人和 DJ 们输送浓厚的创造灵感。Drexciya 的音乐一经再版,在2017年立即就成为必听曲目。例如 Warp 厂牌最近重制的 Drexciya 成员之一 James Stinson 的专辑《Lifestyles Of The Laptop Cafe》,获取了前所未有的注意力,为这个听上去有些过时的风格赋予新生。

2003年,由于 Stinson 不幸早逝,Drexciya 从乐坛消失;不过在此之前,他们将火炬传给了当时的巡演 DJ,让他把当时的荣耀传递下去,那个人就是现在的 DJ Stingray。

“是由于 Drexciya 才让我在2009年左右接触到 DJ Stingray。” Hauff 说,“我甚至不是因为看他打碟认识他的。在我第一次看他表演之前,我已经收藏了他全部的唱片。”

在2000年早期作为助演 DJ 和 Drexciya 一同巡演,曾作为 Underground Resistance 成员和另一身份 Urban Tribe 的 DJ Stingray 在2017年迎来了他职业生涯的最高峰。在28个不同国家演出超80场,他灵敏而猛烈的风格助他在全球范围内的夜生活场景赢得席位。DJ Stingray 用充满活力的 techno 进行炮轰,把 electro 当作武器,辅以难以撼动的专业态度,他的演出是舞池的一剂良药。

尽管这位低调的英雄是以重振 electro 而著称,DJ Stingray 不希望被过多强调为一个 electro 音乐人。在2010他与《The Wire》的采访中,Stingray 分享了他对于 electro 与 techno 的见解:“我喜欢这种快速的节奏,这可以说是 electro 风格。但对我来说这就是 techno……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要把 techno 和 electro 区别开来?”

对许多 DJ 来说,这两者间的区别已经渐渐模糊。Electro 的复兴和它与 techno 的高度适配性已催生出一种奇妙的共生关系,给音乐人一记热血上头的肾上腺素。

来自德国 electro 双人组 The Exaltics 的 Robert Witschakowski 对近期 electro 的崛起感到兴奋不已。他对 Stingray 和 Helena Hauff 都大加赞誉,认为“人们信任他们,所以他们有了播放一切音乐的自由,这对 electro 场景来说再好不过。”Witschakowski 也进一步提到了 electro 和 techno 之间的联系,承认“electro 拥有非常大的能量,但 techno 仍然会是主流曲风。”

而另一种意见来自著名苏格兰制作人 Neil Landstrumm。他把 electro 最近的崛起将 techno 场景的日趋乏味联系起来:“人们对暗黑系的俗套 techno 已经厌烦了。大家希望听到别的东西。”

Blawan、Randomer、Matrixxman 以及 Objekt 这类音乐人都是 electro 的积极倡导者。他们用富有磁性的 electro 来打磨歌单中粗粝的部分,产生了更快的节奏和更强的吸引力。这个公式成功将蹦迪爱好者从单调催眠的四四拍中解救出来,让他们在某个夜店或派对安心落脚。

爱尔兰 electro 作曲家 DeFeKT 目睹了 electro 复兴的全程,对 techno 和 electro 的日趋融合有着不同看法:“有越来越多出色的 techno DJ 在演出时放 electro,但许多人不知道他们放了 electro。我认为,最近有所改变的是 techno 社群对 electro 重新有了广泛的认同,而 electro 对 techno 也变得更包容了。”

而对于大多数忠实的 electro 爱好者来说,他们坚信“真 electro”从未大火也从未淡出人们的视野。这个曲风只是默默存在着,自生自灭。不可否认的是 electro 的确经历了复兴的一年,它给跳舞音乐注入活力,扩张了势力范围,带着我们走进2018年迷人诱惑的奇谭中。

Edit by Effie Chiang

from Mixmag.net

敬请留言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必填字段已标记

FOLLOW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