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趣闻

柏林地下 Techno 照片指南

George Nebieridze 是一名活跃于柏林的摄影师,不少人都称赞他镜头下的青年文化和派对,而柏林艺术、音乐等文化也令这位摄影师深深着迷。目前,他镜头下已经有了 Richie Hawtin, DJ Stingray, Call Super, Roi Perez 等名字,他表示自己完全不能离开音乐,而通过镜头,也更加了解了自己喜爱的东西究竟是怎样的。

以下 Nebieridze 挑选自己的一些照片给我们展示,也简单说明了为什么这些照片对他如此重要。

George Nebieridze 的照片正在柏林展出,直至17日结束。

Sarah Davachi 在 ACUD MACHT NEU 是我参加过最引人深思的一次演出,你会发现我并不是唯一一个享受其中的人。照片最初是为 BORSHCH 杂志拍的。

左边是柏林新星 CEM。右边是我最想看的现场之一:Aphex Twin,在芬兰 FLOW 音乐节。

2015年 Akua Grant (a.k.a. Lady Blacktronika) 在柏林。

2017年6月 The Empire line 的 Isak Hansen 在演出,他有着我所看过最强的现场掌控力,演出最后他用话筒疯狂敲打自己的头,血流了一地。

Dimitri Hegemann,柏林传奇夜店 Tresor 的创建者和拥有者,也是25年前柏林techno运动的关键人物之一。拍摄于 UR, Carhart 和 i-D 的合作项目中,照片原发于 i-D 德国。

DJ Stingray,底特律传奇,也是如今柏林 techno 和电子音乐场景中的重要人物。这张照片是他2017年专辑《Kern Vol. 4》的封面。

Modeselektor,来自柏林的世界级明星。拍摄于 UR, Carhart 和 i-D 的合作项目中,照片原发于 i-D 德国。

一张很私人的照片,我在日内瓦拍摄的 Alessandro Cortini。拍这张照片没什么特别的原因。

我的朋友、支持者,同时也是柏林 techno 的重要人物 Irakli Kiziria,他是组合 I/Y 的成员。照片拍摄于他的公寓,正吃着墨西哥糖。

2017年 Atonal 音乐节上的一个高光时刻,来自日本的 Yousuke Yukimatsu 真的很棒。

Jaakko Eino Kalevi 是芬兰著名的电子音乐人,他的独立、合成器流行音乐很受欢迎。照片拍摄于他柏林的公寓里,是为一家芬兰杂志拍摄的,但从未发表。

2013年,在 Roi Perez 还未出名前,我跟他曾是同班同学。照片拍摄于2015年的一次音乐节。

柏林著名派对 Herrensauna 的发起人之一,他的另一个身份是 DJ MCMLXXXV。

Call Super 在柏林。

2015年,我为 Vice 拍摄了 Richie Hawtin。

格鲁吉亚 Techno 新星 Young Georgian 在 Intergalactic Research Institute For Sound 厂牌发布会上演出。

FiCKEN 3000 是柏林最棒的 gay 吧之一,我听说它70年代就开始营业了。

一位2017年Atonal音乐节的观众,当时我受聘为这个音乐节拍照,照片原发于 i-D 德国。

2017年拍摄于柏林 Loftus Hall。

Jay Boogie,一位来自布鲁克林的同性恋说唱歌手。照片最初是为 Sleek 杂志所摄。


​Edit by Ecocean

from EB

敬请留言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必填字段已标记

FOLLOW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