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推荐

有的听,2月新专辑精选

Nils Frahm

‘All Melody’ (Erased Tapes)

现代主义的Funkhaus录音室坐落于柏林施普雷河的东岸边。直到共产主义在东德陷落后,它才成为国有的电台分部。

二十五年后,Funkhaus最大的房间之一变成了Nils Frahm的音乐之家。这位新古典的核心人物花费六个月时间把它改造成了定制的录音设施。在那里,Frahm完成了他的杰作“All Melody”。

它的开头很简洁,只有一段短暂的合唱余音绕梁,风琴演奏着其雄心勃勃的歌名:“The Whole Universe Wants To Be Touched”。如果是刻意为之,那他成功了。随着弦乐温柔渐响,“Sunson”如冬日的藏红花一般绽放,由尖利的贝斯音符和Frahm手工打造的管风琴支撑着它。

“My Friend The Forest”仅仅依靠一位艺术家和一家钢琴组成,但他却在音乐中留下了脚踩踏板的声音,甚至是他的呼吸声。这是他的美学缩影——感人肺腑,仿佛你正身处于特殊的一对一表演之中。

歌声重新出现在了怪诞的爵士赞美诗“Human Range”里,但他们总是一言不发。相反,他们的歌声和Frahm庄严的琴声或是Anne Müller悦耳的大提琴同样有力。

Frahm在同名曲和“#2”里甚至试探性地把触角伸向了舞池。这是一张拥有非常罕见力量的专辑,它或许甚至可以重新校正你与音乐的关系。

Everything Is Recorded

‘Everything Is Recorded'(XL Recordings)

XL老板Richard Russell为他的Everything Is Recorded项目集结了一群天才音乐人(Kamasi Washington、Peter Gabriel、Infinite、Mela Murder、Green Gartside等等)。

虽然重合作的专辑常常会以冷淡和夸张收场,但这张专辑却拥有令人印象深刻的亲密和凝聚力。

Sampha献唱的歌曲“Close But Not Quite”和“Show Love”中,他把古典灵魂乐的敏感与现代嘻哈的制作手段结合在了一起。只要有XL,Russell总有本事激发出旗下艺人最好的一面。

John Tejada

‘Dead Start Program’ (Kompakt)

信不信随你,自从John Tejada发行第一张专辑已经过去了将近25年。世界上有不少比他经验更加丰富的techno制作人:但他就像瑞士火车一样可靠。

Tejada的音乐一脉相承,让人想起那个rave的时代。你能在“Sleep Spindle”中听到那生硬的breakbeats,还有“Loss”的渺茫的哀叹,但相同点都集中在了“The Looping Generation”里,它听起来就像“Orbital 2”失散多年的亲人。

Dabrye

‘Three/Three’ (Ghostly)

Dabrye作为rap巨匠已经在圈子里驰骋了超过20年,他的新专辑不仅仅包含了一些最大胆最巧妙的制作,还有与行业内知名人士的重磅合作。

Wu-TangClan的Ghostface Killah献唱了“Emancipated”,Danny Brown在8-bit的“The Appetite”中贡献了自己往日的激情,美国rapper Jonwayne在“Pretty”里大显身手。

音乐在思想上可以迟钝,但要在改良上要做到精细。Dabrye想要合并两个世界,一个是基于electronica的录音室,还有一个是来自街头的节拍,他用自己的风格实现了梦想。

Lane 8

‘Little By Little’ (This Never Happened)

人称Lane 8的Daniel Goldstein的音乐总是能让听众的耳朵刺痛:充满活力的乐曲可以成为任何一个set的高潮。

他的最新录音室专辑“Little By Little”中,现居丹佛的制作人用“Daya”开场的几秒钟就深深吸引住了你,多种乐器混合在一起,传递出的力量与Goldstein完美契合。

Lane 8的作品或许没有探索新的领域,但还是一如既往地传递着欢乐。

Skull

‘Black Static’ (Pre-)

Trevor Jackson从2005年开始清理他的音频库是音乐届的佳话之一。他的F O R M A T合集包含先前未完成的歌曲,两张Playgroup制作的未发行的beats,以及使用化名发行的音乐,每一首都相当精彩。

合集中的音乐都来自1996年到2000年,或许也是他最黑暗的音乐:一首14分钟的ambient,一些朋克的Krautrock,还有“Toxicity”,这首歌听着就像比lo-fi还lo的proto-dubstep。

他的音乐可能有些丧,但才华横溢的Jackson把它演绎得光彩夺目。

I-Robots

‘Reconstructions 2007-2017 10th Year Anniversary Chapter 1 & II’ (Opilec)

I-Robots并非是在致敬艾萨克 阿西莫夫,尽管他们的名字可能源于这位科幻先锋。

I-Robots其实是一位来自意大利的制作人Gianluca Pandullo,他专攻cosmic house和techno。

专辑分为两个部分,共计有45首,“Chapter I”探索的是复古声音,而“Chapter II”把视线聚焦在了90年代。最后以Virgo Four强烈的deep house “Dirty Talk”收尾。

Charlotte Gainsbourg

‘Rest’ (Because Music)

Charlotte Gainsbourg的folk-tronic偶尔会和夜店文化碰撞在一起,意外地创造出了夜店hits。比如,上个月Soulwax混音的“Deadly Valentine”登上了我们的Big Tunes。

让读者最激动的应该要数,Daft Punk的Guy-Manuel de Homem-Christo制作了同名单曲。Ed Banger的SebastiAn担任制作,她的主题不仅有童年的恐惧、婚姻还有上瘾,这些都来自她的个人经历。


Edit by Irene

from Mixmag.net

敬请留言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必填字段已标记

FOLLOW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