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领新闻

我怀念曾经看演出只能去现场买票的日子

在格拉斯哥的一个凉飕飕的夜晚,Jamaica Street 上逐渐排起了长队。本地传奇 Optimo 正在给 The Black Madonna 的演出做嘉宾,地点正是在这座城市最受欢迎的俱乐部 Sub Club。

这场演出备受关注,不只是观众,连 The Black Madonna 自己都曾形容 Optimo 派对是“生命的证明”,并且说他们对她的 DJ 生涯有着重大的影响。按理说这种演出的门票能轻松地早早在票务网站 Ticketmaster 上售罄。但 Optimo 有自己的规矩,所有门票现场销售。

看演出,曾经是关于反叛、自我表达的逆反文化,如今早已成了集邮般的无聊行为。你得提前几个月在网上购买门票,无论你是想去看 Ed Sheeran 还是什么体育比赛。这种文化的转变要归咎于社交媒体。Facebook、Twitter 以及 Instagram 是目前演出活动推广的主战场。于是,那些对社交媒体更感兴趣的人更容易买到票。现场,就更容易出现拿着手机拍一夜小视频的情况——这听起来一点也不有趣。

对演出主办来说,这种情况是件好事。演出前就能收到票款能减轻不少现金流的问题,同时也能很好的监测入场人数,不必在演出开始时心存忐忑。但另一方面也意味着主办更依赖票务网站来售票,少了一些临时起意来看演出的观众,并且演出前半段时常会面临场地里空空如也的窘境,毕竟大家都买了票,不必担心进不了场。

当然,对观众来说也有好处。没人想和10个朋友一起在深夜到处找演出,好不容易找到一家俱乐部却发现没现场票卖,或者是在寒冷的街头排上3个小时的队。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曾经有过的最好的时刻,其实都是那些即兴的经历。比如说在一个废弃的工业园区晃悠半天只想找到一个免费的派对;比如说和朋友在家里躺着看足球集锦,突然一拍桌子说“妈的,我们出去浪”,这些时刻组成了我人生最美妙的夜晚。

好在,目前还有不少俱乐部坚持着只卖现场票的政策,柏林的 Berghain 就是最好的例子。严格的现场售票政策,从某种程度上为这家 techno 场地增添了神话色彩。另一家俱乐部就是我们在开头提到的 Sub Club,除了每周天例行的 Optimo 派对,他们每周六标志性的 Subculture 系列派对同样也不卖任何预售门票。

Berghain现场排队

“演出场景在过去几年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Sub Club 经理 Mike Grieve 告诉我们,“每个人都提前在网上买票,每个人都只关心最后的压轴 DJ。但 Sub Club 一直是忠于社区、忠于氛围、忠于周围的居民、忠于观众群体的,这也是一个夜间俱乐部应该有的样子。”

以目前的形势来看,大部分的俱乐部还是得靠卖预售票存活下去。尤其像在伦敦和纽约这种大城市,一家俱乐部有着太多的财政压力,还有随时可能关门的危险。

不说了,我还得去看一场半年前就买了票的演出呢。

敬请留言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必填字段已标记

FOLLOW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