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领新闻

我们认真地采访了一些来自东欧的枪手制作人

在电子舞曲产业中,雇佣枪手是一个极具争议性的话题。在暗地里雇佣枪手给自己制作曲子,并在作曲这一栏上堂而皇之写上自己的名字的音乐人,远远超过人们预期的数量。

这是一个受到鄙夷的工作,也是许多圈内人都在极力掩盖的丑闻。

顶尖枪手音乐人和工程师 Austin Leeds 说:“有些枪手负责制作、混音以及音乐设备的技术细节工作,有些人则倾向于参与方向和安排。我觉得音乐产业不需要为枪手设置专门的标签,大多数时候我们的工作就是共同创作。即使我们服务的DJ 只提供了风格或曲目作为参考,他们仍然参与了歌曲的策划、创作和共同制作。”

对于作为当事人的枪手音乐人来说,这个行业并没有舆论所呈现的这么复杂。他们只不过是通过自己的爱好来赚钱。 至于这项处于灰色地带的工作所带来的道德谴责,让别人去议论吧!

ALEXLARICHEV

EDM-GHOST-PRODUCTION 创始人

莫斯科

除了我自己,我手下还有 6 人团队,在专业录音室里代笔作曲。

我建立了一个平台,制作人们可以通过它售卖自己的作品,而不仅仅帮人定做歌曲。我觉得这样挺不错的。他们不需要和人交流,只需要上传(自己的作品),并授权给我的公司。当顾客购买这些曲子时,也购入了版权。

制作成曲售卖的大多数都是孩子,其中一半年龄介于 16 到 18 岁。他们都在自己的卧室里作曲,我的质检经理会一一检查提交上来的作品。如果收到的作品足够好,可以在数码商店下载或能在音乐节播放,就有资格放到平台上售卖。

这些制作人在提交作品时会告诉我期望值:“我希望这首曲子可以卖出五百欧。”卖出后,制作人和我的公司七三分成。

两年前,我是一名手机销售员。我妈妈因为脑癌去世后,我不得不做出决定:是继续卖手机,还是全身投入制作音乐?那时候我已经做了7 年音乐了,和 Armada、还有一堆荷兰 DJ 合作发行过很多曲子了。

被厂牌签下非常难,商业厂牌寻找的是有品牌价值的 DJ,你得有钱推广自己,还得有宣传视频,宣传照,个人简历和演出经历。但我什么都没有,只有自己做的音乐。所以我转念一想,不如做一个网站告诉大家:“哟,我在做这些,你可以订购我的音乐。”网站挺成功,人们对我作品的质量非常满意,订单接踵而至,我不得不雇更多的人来帮我。

我的公司里有许多来自前苏联国家的制作人,比如乌克兰,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他们都梦想成为 DJ,但因为资金、签证、政治等种种因素无法实现,现实非常令人沮丧。

这些国家都以黑客闻名。孩子们从俄罗斯论坛里搞到了破解软件,每天都在专心制作音乐。前苏联国家的人很难离开自己的国家,你得要有签证才能去美国和欧洲。但俄罗斯疆幅辽阔,请俄罗斯DJ 到其他国家演出差旅花费巨大。没人愿意花这么多时间精力来请俄罗斯 DJ,不如花更少的钱预定欧洲DJ 们。

我认识一个音乐人,他帮客户代笔做了 4 首曲子。7 个月过后,这位客户已经成为 Hardwell 的暖场了。他当时很不爽:“这他妈凭什么?”我跟他说:“哎,这是你自己选择的结果:你得到了版权和钱。没什么不公平的。”制作人们总是说:“我们知道,我们一开始就知道,这是我们自己选的,可是……”

不过我也懂,嫉妒和不甘是人之常情,无法避免。

哪些 DJ 会花钱买曲子?他们中有大半都很年轻,18 岁左右,去过 Tomorrowland 和 Ultra,期望成为一个 DJ。但当他们意识到,成为一个DJ 需要付出的努力,要花在学习和练习上的时间后,他们投机取巧选择了捷径。

另一部分花钱找代笔的则是那些忙于巡演,没有时间做音乐的 DJ 们。几乎所有客户都来自俄罗斯之外的国家,大多数是美国或欧洲的DJ,我一年接到的俄罗斯客户只有三到四个。

我们做的是不道德的坏事吗?为什么那些美国和欧洲的 DJ 能够有机会成为世界巨星,而俄罗斯的音乐人却不行?音乐事业能否成功跟音乐本身没啥关系,而跟政治有关。

CHEDD& CHEASE

乌克兰

我和女朋友一起住在租来的公寓里。我们已经计划好了未来,打算在接下来一年里结婚,还要搬到新房子去。我妈妈住在基辅附近的一个小镇上。她生病了,每六个月就要去医院检查,但仍然坚持工作,我总是尽可能照顾她。

我喜欢在半飞的状态下作曲,就像 DeadMau5 在他的大师课上说的一样,半清醒状态下做的所有东西都超棒。

我在大学里学了两年音乐制作后辍学了。家里出了问题,没有足够的钱支持我完成学业。尽管如此,我在这两年间学到了足够的技能,我学会了Cubase/Nuendo, Reason 和 ProTools 这些软件的使用方法,还学会了使用Ableton Live,以及 Logic Pro 9。我的大多数工作都在FL Studio 完成,有时候也会根据客户需求,用其他 DAWS 做项目。

在很长一段时间中,我都没钱购买专业器材。在 2007 至 2014 年间,我都靠高保真音响来做音乐。现在我添置了一些专业设备来工作,包括 JBL LSR305 监听器,Sennheiser HD 650 耳机,以及 UAD Apollo TwinDUO USB 声卡。

我有时也会购置插件,我有正版的 FL Studio 12. VPS Avenger,Sylenth 1 and Serum,还有 UAD 插件,以及一堆免费插件。其中一部分软件无可替代,比如Xfer OTT 和 CamelCrusher,无法想象没有这些,我该如何制作。

我妈妈给我买了台电脑,我立即就开始用电脑剪辑处理音乐了。我曾非常喜欢一个叫 SoundForge 的软件应用。我跟朋友一起去过基辅的一个大市场,买了一些CD 还有一堆盗版音乐项目,比如 Fruity Loops 3。我从那时开始尝试做音乐,一开始出了好多错。但六个月后,我已经可以做出一些近乎专业的曲子了。

2007年那阵子 Minimal Techno 在乌克兰很流行。我当时所做的早期曲子都是这个曲风的。直到那年秋天,我朋友给了我一张Armin van Buuren 的《Universal Religion3》合集。从那一刻起,我意识到自己最爱的曲风是Trance,从此开心专心制作 Trance。虽然我的风格一直在变,但是对 Trance ,我一直有种特殊的爱。

2011 年,我完成了第一首够格发行的曲子,但没有机会发行。这首曲子被我上传到了当时很火爆的俄罗斯网站PromoDJ.ru,有超过一千次播放,是当年的大热门。

在大学主修前,我曾自学音乐制作。在开始课程前,我没有听过任何 DJ 或制作人的名字。我最初主要通过购买视频课程来自学。后来网络普及了,我就在Youtube 上找教程自学。

YOKAZE

西伯利亚

我的真名是 Ivan Rybalkin。今年 20 岁,来自西伯利亚的贫困地区。

我住的地方没有暖气、自来水等基本生活必须品。我得靠原始方法来维持基本生活,在冬日烧柴火取暖,一年四季从井里打水。

我没有孩子,一家老小十人一起生活。亲戚知道我做音乐,但不知道具体做什么。我帮家里做家务,给浴缸热水、从井里扛水等等。他们知道我为音乐辍学时都很生气。对于他们来说,这个选择简直无法理喻,尤其是在俄罗斯。

我所在的城市民风保守,人们无法接受看起来“与众不同”的人。我时常因长发而被指指点点。

我没有正规工作,靠做音乐为生。相比于西伯利亚的平均收入,帮人代笔做音乐的收入还不错,有时甚至超过平均水平。

我爱用不同方法做音乐。如果收到制作订单,我需要二到三小时的时间来做完一首曲子。如果是个人项目,要花的时间则更久一点,因为要求更复杂。我常用的软件包括 Ableton Live 9,Reaktor,FabFilter,目前最常用的则是Serum。

在设备方面,我拥有 Microlab Solo 3C 监听, Korg NanoKey 2, Korg MS 20 Mini, 吉他,Sennheiser HD 215 耳机。

我有所有的破解软件,买正版软件对我目前来说实在太贵了。但我希望不久后我就可以有钱购买正版软件,而不是花费大量时间在搜索破解软件上。Serum 正版软件的价格大约是普通俄罗斯人一个月的薪水。

我从 2012 年开始做音乐。很早我就对音乐制作和DJ 有着浓厚兴趣,一开始在网上搜教程自学,就这样逐步进入这个行业。

我身边没有人做音乐,我只能靠自己不断练习。在过去 5 年中,我每天都只睡三到四小时,并保持旺盛的创造力。这就是我能够做出好作品的秘诀。

我想靠音乐养活自己,尝试了各种方式后,最终决定做枪手。我通过一个朋友知道了 EDMGhost Production 这个网站,写了一些曲子后,开始长期和他们合作。

我还有一个艺名 Yokaze,专注于创作多流派的音乐。Yokaze 最近发展趋势迅猛,获得了很多当红制作人的支持。我在很多厂牌下都发行过曲目,比如 Renraku,还有 Circus Records,Quality Good,Division 等等。我也跟很多非常有名的音乐人有过合作。

我不会因为看到别的 DJ 靠我代笔的曲子成名而嫉妒。我很高兴自己的曲子能够帮到那位DJ。这份工作不适合那些心理脆弱的人。那些觉得代笔不对的人往往对音乐产业有误解,他们中有许多人做着自己不满意的工作,浑浑噩噩度日。

我更想成为 DJ 还是继续做代笔?我不想在这两者间做选择。如果有朝一日我成为了一名受欢迎的DJ,我会依然帮人代笔。没有什么能够阻碍我成为一名成功的 DJ,给我一点时间,我会成为你常看的杂志的封面人物的。


Edit by 1NT3RN

from Mixmag.net

敬请留言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必填字段已标记

FOLLOW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