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领新闻

布鲁克林的地下俱乐部清单

周五晚上,一群快三十岁的俱乐部常客们聚在布鲁克林的一间公寓里,开始计划起了新一轮的周末游荡。在晚上究竟要去哪儿这件事上,他们出现了意见分歧。

究竟是从人声鼎沸的 Good Room 出发、在私密的小型 Jupiter Disco 里喝一杯,最终转战著名夜店 Output,还是选择在公寓的厨房里徘徊至凌晨二点,然后去地下俱乐部 Resolute,在非法派对上呆到第二天清晨?每一间俱乐部里都配置有顶级音响系统,以及由享誉国际的天才 DJ 所带来的精妙绝伦现场。

这种类型的意见冲突在布鲁克林屡见不鲜,如今在布鲁克林,不管最终选择去哪个俱乐部,你都会度过一个挺不错的夜晚,还不断有优质俱乐部开业,像 Elsewhere、Nowadays 和 Analog BKNY,只会人更加难以抉择。

这样的俱乐部盛景让人难以想象,五年前的布鲁克林还是一个夜生活荒原。正如 DFA Records 和 Juan MacLean 在 Mixmag最新一集的 On Rotation podcast 上所讨论的:

“什么都没有,布鲁克林的俱乐部场景曾经异常萧条。曼哈顿的 Pacha、Cielo 和 Marquee 等俱乐部曾在 EDM 风靡一时的年代里一统纽约的俱乐部版图,满足了人们对于与俱乐部的渴望。但是这些俱乐部对主流品味妥协,在音乐选择上严重缺乏对于新鲜和原始的追求。这些俱乐部里充斥着 VIP 卡座,香槟、高跟鞋、跟风的路人以及像 David Guetta 这样的商业 DJ。当时绝对没有像 Output 这样的俱乐部,它的出现可以说是给布鲁克林树立了一个标杆。”

Output 于 2013 年开业,为纽约种类丰富的繁荣现代舞曲文化填补了巨大的空白。2010 年左右时,这类派对只能躲在地下。虽然这些大大小小的仓库派对获得了强大了粉丝基础,但是一直都缺乏统一性。

即使在 Output 开业前一年,曾经的布鲁克林都缺少一个正规意义上的俱乐部会每周惯例地邀请国际地下音乐人来演出。而现在则有很多会这样做的俱乐部,而改变这一切的就是五年前开业的 Output,他们首先意识到了这一需求缺口。

紧接着,地下电子乐大牌们蜂拥而入布鲁克林,他们的身影出现在各种大大小小、不同规模的俱乐部里,Tale of Us、DVS1、Loco Dice、Jackmaster 和 Ben UFO 是第一波。Funktion 1 音响系统、昏暗的舞池、禁止拍照政策和不常见的演出阵容成了俱乐部的吸引点。那些曾经只能在地下夹缝中生存的本地艺术家们,终于可以找到可靠的空间来支持他们的音乐。

曾在 Soul Records 等厂牌发行过出色作品的本地 DJ 兼制作人 David Paglia,谈到布鲁克林社区的非凡之处:“布鲁克林有一群懂行的舞曲爱好者,他们对于俱乐部音乐热情高涨,跳舞也很疯狂,简直要把地板踩个洞出来。布鲁克林的俱乐部爱好者们已经向世界证明了他们的热情:去底特律参加 Movement 的活动,不愿千里去罗巴尼亚参加 Sunwaves。”

有了这样一个思想开放,积极热情的社区,各种场地也应运而生来满足人们对于舞曲的渴望。

就在几个月前的 2017 年年底,活动制作和推广公司 Popgun Presents 筹备已久的新俱乐部 Elsewhere 开业了。Elsewhere 有着巨大的主房间,一个刚好设在舞池边上的 DJ 台,宏伟的天花板看不到尽头,灯光和声音致密交织,非常适合乐队和 DJ 们演出;还有一个更加隐蔽的房间,放着和主房间截然不同的音乐。

开业短短几个月,Elsewhere 就席卷了布鲁克林的舞曲场景,梦幻的演出阵容包括 Derrick May, TEED, Kölsch, Hot Chip, Shifted 等等。毫无疑问的,Elsewhere 的出现给本地社区注入了新鲜血液。

在威廉斯堡的中心地带的热门俱乐部 Schimanski 持续为这股势头添柴加火。 Schimanski 由 Pacha fame 的 Eddie Dean 主理,更倾向于预定受人认可的地下音乐人,而不是主流的商业 DJ。

演出阵容包括 Marcel Fengler, Carl Craig, K-HAND, Marcel Dettman,以及官方余兴派对 HYTE。激烈的竞争似乎在推动 Schimanski 向正确的方向发展,当地社区逐渐被俱乐部宽敞的舞池‘满墙的视觉设计和震撼的音响系统所俘虏。

David Paglia 跟我们解释了,为什么他觉得激烈竞争会带给俱乐部好的影响:“我觉得这是种良性竞争,激励了俱乐部和活动组织方往更艺术、更专业、更独特的方向进化,花更多的心思在艺人预定、视觉/灯光设计、艺术海报等方面。我频繁的去各种俱乐部演出和跳舞,并观察到了这种积极的变化。虽然在某个晚上,不同的俱乐部会撞在一起,预定同样风格的音乐人。但在大多数的布鲁克林的夜晚,你都能够听到各种类型的音乐。比如说,你可以选择到Techno为主的俱乐部,或者去一个 Minimal House 气氛的仓库派对,也可以在放 Disco 的酒吧里呆上一整晚。”

布鲁克林最独特的俱乐部是享乐主义的圣殿,House of Yes。House of Yes位于 Bushwick 区,里面有许多不同的房间,人们需要穿特定的制服才能进去。这里的工作人员个个身怀绝技,从天花板上倒挂下来到你眼前施展杂技,近乎强制的鼓励言论自由。

这里的每个夜晚都有创意十足的主题派对,来这里的也都是思想开放的前卫人士。驻场 DJ Ryan Clover 指出了俱乐部的精髓:“House of Yes 独特之处,就是到场的人会在这里暴露他们内心深处怪咖的一面。即使是最害羞内向的人,在这里待上一会儿都会忍不住扯掉自己的衬衫。这里的气氛有种独特的能力,诱惑人们倾吐隐藏的渴望。”

虽然如此,这些受欢迎的场地仅仅只是布鲁克林繁荣的舞曲场景的一面。随着俱乐部场景的发展,之前限制场地作为舞曲俱乐部营业的法律法规也被废止了,更多的隐蔽地下场馆也被证明是吸引国际人才的主要因素。

来自伦敦的 Seb Wildblood,Chruch 厂牌的创始人,靠着在 Jupiter Disco 和 Black Flamingo 的表演成为了纽约的熟面孔。他说:“我发现人们在小的俱乐部里会更团结。这或许是因为这些人花了更多的时间来寻找适合自己的派对,最终在这些地方找到了共鸣。也或是因为这些俱乐部里更加温馨的气氛,这里的门卫会认识每一个常客,你也认识这里的每一个工作人员,认识来这里玩的人。在我看来,这才是决定一个俱乐部成功与否的标准,我需要这样的人际关系。”

像 TBA, Bossa Nova,Jupiter Disco,Rose Gold,甚至是 Mad Tropical 这样的场地为人们提供了高质量的音乐和温馨私密的舞池,创造了舞曲产业的新风尚。

随着越来越多的地下场地以及超级俱乐部在布鲁克林涌现,纽约已经成为了像柏林一样的世界顶级俱乐部之都,拥有最棒的音乐和气氛。


Edit by 1NT3RN

from Mixmag.net

敬请留言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必填字段已标记

FOLLOW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