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领新闻精彩活动

对平庸的想法采取行动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

Tedman Lee 是香港多媒体创作团队 hehehe 的联合创始人,公司范畴包括品牌设计,为歌手(包括陈奕迅、 谢安琪、 恭硕良、MastaMic 及 Hardpack 等)制作 MV、专辑封套设计及美术总监, 同时也和多个品牌(包括 Nike、Converse、Red Bull、West Kowloon、Cartier等)合作。他本人还是独立电子乐队 NI.NE.MO 主唱,及 Disco 派对 NIGHT OF THE LIVING DISCOHEADS 的主脑。

我们可以想出上千个词来描述 Tedman,但没有词语能让别人明白他工作、生活的态度,在他坦率直言和勇于尝试的风格下,是一颗渴望创作好作品的心。

图片及采访来源:homekong.com.hk

发表于 2016 年 5 月 16 日

首先得问问,一切还好吗?

一切都好,但从未足够好!刚刚完成了为 Pakho Chau, 还有 Sam Lee, Phat 和 Kit 的新组合制作的 MV。此外还在乐队着手创作新作品,与 Living Discoheads 的团队完成了一场 DJ-ing,与说唱歌手 Young Queenz 合作。

怎样开始 hehehe 这个项目的?

Hehehe 是一个创意机构。我们为品牌提供音乐视频和宣传视频,并进行品牌推广、咨询和设计。2012 年 Dee Lam, Eddie Yeung 还有我一起创建了这个机构。

核心愿景是为品牌、唱片公司等做更大胆的创新设计。那时我们都刚认识对方不久,但都认为香港的创意产业非常无聊,没有人敢做一些出格的事情。我们看到了其中的空白,也认为这很必要,所以一拍即合,开始了这个项目。

你曾说你有些消极,现在仍是这样吗?

我现在会尽量避免谈论这个,别人总说我应该把自己描绘成个积极的家伙,因为这是大家想听到的。但说实话,这城市里有太多这样的角色了,你打开电视,会看到那些自命不凡的人为了让自己受人喜爱,而表现出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真的很肤浅。

我希望自己是一个激进派、一个持有异见的人。如果我是老师,我会说,我们不需要在学校接受教育;如果我是戴着大金链子壮汉中的一员,我会说,我们需要多读书。我总是游走在各类人群之间,从不属于任何特定的类别,身上也从未有过什么特别的标签。这就是我的生活态度,保持平衡、拥有远见。

很多人都说我对很多事情太消极,并告诉我该如何停止发泄负面能量。但我其实是积极,只是我不会成为“我的天呐,此刻生活好极了,我现在非常开心”那种人。

所以我猜,在你消极的背后,其实有很多积极的因素?

对我而言,消极是我创作高质量作品的积极动力。那些作品中的缺陷总是促使我去做得更好,永不满足是我的座右铭。

在将创造新事物的想法付诸行动前,很多人会有疑虑,你是怎样战胜这种担忧的?

很简单,去做就好了。很多富有创造力的人尝试行动前,往往倾向于对想法进行深入考虑;我觉得当你深入思考某事后,十有八九这个想法会泡汤,因为总有上千个理由告诉你这么做不太好。

如果说我没经历过这样的事,那肯定是骗人的;但只要你保持开放包容的态度,并强迫自己继续进步,这将不再是什么问题。

Nick Cave 在《20,000 Days on Earth》中的一句话令我深受启发,“对一个平庸的想法采取行动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因为想法的价值从来不是想一想就会有的。”无论什么时候,你都需要进步、学习新方式、保持行动力。

如何保持团队的凝聚力和创造力?

作为领导,你需要拥有远见,并让团队成员们都在一个频道上。因为我们所做的大部分工作按照一般标准来看,都有些“疯狂”,很多基于传统教育背景或工作背景的人会不习惯我们思考的方式。

所以最重要的就是毫无保留地让成员们看到我所看的,感受到我所感受的。一旦成员们理解了整个思维过程,整个团队就会变得高效起来。

如何使自己保持快乐,拥有创造力呢?

年龄越大,我越感到自己有责任去帮助新生代,传递知识、给与帮助,让他们可以更加容易地开始自己的事业。

这让我保持进步,它比我或者别的团体所做的事都要重要,因为它在一点点推动着整个城市氛围的变化。我很感激在年轻时不少前辈都对我给予了帮助,现在轮到我去帮助年轻人了。

你工作时会有什么小惯例吗?

听音乐。音乐是启发我所有灵感的核心来源,无论是头脑风暴还是任何形式的工作,甚至包括我所穿的衣服。

好的,那现在来说说你的乐队和你的音乐吧。

我们在 2009 年创建了 NI.NE.MO 乐队,我一直认为这是个社会实验,检测这类音乐在香港可以走多远。所以当我们刚开始时,我计划了不少短期目标,并且我们很快达成了所有目标。现在我们处于无处可去的瓶颈期。曾有些业内人士认为我们可以进入主流,或者被某个香港的重要厂牌签下,但我们还没做到…让他们失望啦,哈哈!

我现在将音乐视为一个成长过程,反映我和伙伴们的生活。例如,我们的第一张专辑名为《Afterparty》,由我们在 23 岁至 27 岁时编写的音乐组成,有点像我们青年派对时代的反思合辑。你知道,就是在不归宿的夜游后,你会突然思考起人生来的那种感觉。

演出讯息

3 月 10 日,Tedman Lee 将在广州 Hangover 为 Sonar HK 进行预热派对的演出,切勿错过!


​Edit by Ecocean

from homekong

敬请留言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必填字段已标记

FOLLOW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