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领新闻精彩活动

如果你想换个口味,看看没有大牌的音乐节

 

想要办好一次音乐节,主办方得解决不少问题:场地行不行、音响系统如何、观众怎么样…当然,在中国,你还需要考虑特殊的政策问题 。即便这些都顺利解决了之后,还得干嘛呢?

场地、音响、观众,对已经连续举办 5 年的音乐节 The Peacock Society 来说已经不是问题。

今年他们在巴黎第十二区的植物园里举办,那里有两个大仓库、足够的户外空间以及与喧闹都市的隔离感。他们的音箱系统也无可挑剔:在保证音质的同时能让声音充斥整个空间。至于观众,只要有合适的地方,巴黎的市民们大概随时都能准备尬舞。

 

 

所以“一切都好,只欠烦恼”的时候,音乐节怎样才可以更好?

大多数音乐节的答案都是去追逐那些炙手可热的巨星,这导致了他们的阵容看起来几乎都一个样。比起国际大牌,The Peacock Society 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那些代表着法国音乐的音乐人,比如 Dixon 或 Nina Kraviz。

 

 

“那些音乐节只会去找国际大牌,国际大牌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人,于是一眼看过去那些阵容基本都一样,”来自法国的 DJ AZF 结束了周六晚 Squarehouse 的演出后说,“而在 The Peacock Society 的舞台上你几乎能看到电子音乐场景中所包含的一切,说唱歌手、电子音乐人、嘻哈舞者,并且这些人同台演出;最可贵的地方在于,他们的方式奏效了,这也是为什么这个音乐节如此出众并令我特别喜欢的原因。”

AZF 一直生活在巴黎,她穿着印有“Make Konstantin great again”的 T 恤,指出了是什么使巴黎的音乐与众不同:“在其它国家,所有音乐场景看起来都一样;但在巴黎,不同风格的音乐场景几乎都融合在了一起。所以在巴黎,一个嘻哈青年在 techno 音乐场景中出现并不令人惊讶,你也能很容易地在不同的音乐场景里创造影响力。”

 

 

就像 AZF 每半个月就参加的那场演出一样,The Peacock Society 给法国本土的音乐给足了舞台空间,也在阵容上尽量做到了性别平衡。但 The Peacock Society 这么做并不只为了让阵容看起来像那么回事儿,而更多是去创造一场无懈可击的演出。

以下就是回顾今年 The Peacock Society 现场,我们发现的几场无懈可击的演出。

 

 1. Kekra 

The Peacock Society 给自己的定位是 techno 音乐节,要放在其它国家,他们的阵容必定是清一色的 techno 音乐人;幸好他们在法国,这里嘻哈与 techno 并不存在什么“不可逾越的鸿沟”,相反,不同的音乐风格都打破自己的标签共同交流、融合。充满活力的嘻哈组合 KEKRA 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

 

 2.Outlander 

如今 peggy guo 再不需要评论家们吹嘘她为“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了,你很难想象她是一个去年才刚刚在国际舞台上亮相的音乐人;虽然早期她在俱乐部里的演出让人觉得乏味,但当她为她的音乐加入了新元素后一切都变了——舞池里的人们开始一次又一次为她而疯狂。

 

 3.Nina Kraviz 

Nina 有多受法国人喜爱?5 点到 7 点,她演出的仓库中座无虚席,因此任何企图靠近舞台的举动都是痴心妄想;反观隔壁 Jackmaster 的观众,却少得可怜,倒不是说他做的音乐不 OK,只是 Nina 实在太受欢迎了。

 

 4. Kaytranada 

在以 techno 大牌为主的阵容中,KAYTRANADA 代表着嘻哈、trap  与R&B 了一个独特的存在;这位来自加拿大的音乐人产量惊人,如今他已经发行了 31 个不同的项目与 41 个混音。

 

 5. Moodymann 

像 Snoop Dogg 一样,如今提起 Moodymann 的名字,人们总是会把他和卡通人物联系起来;但其实他是一名优秀的 DJ,尽管他曾有过不光彩的回忆。

 

 6. Apollonia VS Midland 

在与 Midland(两人已经成为密切的朋友)的即兴演出开始时,Squarehouse 里的人群随着 Apollonia 进入临近仓库舞台而大幅增长。

Midland 加强了 hard-hittingtechno 与 disco house,尖锐的 set 与独特的 techno 融合在他的音轨,听起来让人受到一种强光穿透空旷仓库顶上破洞的感觉。

 

敬请留言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必填字段已标记

FOLLOW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