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领新闻音乐推荐

如果你对Techno还一无所知

八十年代中期,底特律正遭受着前所未有的经济大衰退。正是在这段时间里,这座城市成为了“美国犯罪之都”,犯罪率和贫穷人口节节攀升,大量中产阶级人群抛弃了底特律,原本的世外桃源逐渐分崩离析。Techno便来自于如此荒凉的环境之中,由Juan Atkins和他的朋友们创造的这种音乐如同未来的原声伴奏带,或许是一个更加光明的未来。

Techno由Atkins早期的electro作品进化而来,而Cybotron则专注于Afrika在“Planet Rock”中呈现出的独特审美。知名电台主持人The Electrifying Mojo在他的节目里播放了大量另类音乐,Kraftwerk和Depeche Mode都深受其影响,Atkins的想法也同样得到了启发,techno渐渐走向成熟。

如今我们所熟知的techno听起来和早期的制作差别不小,但许多techno制作人的作品仍然保留下了它的未来感。Techno自从八十年代末第一次面世以来已经经历过许多起起伏伏,现在它成为了电子音乐最流行的曲风之一。

以下是Techno的A-Z历史,其中不乏Sven Väth、Nina Kraviz、Nicole Moudaber、Ben Klock、Richie Hawtin、Carl Craig和Marcel Dettmann这样的巨星。

A

Alvin Toffler

这个名字对当今听techno的年轻人来说或许有些陌生,Alvin Toffler是先锋书籍“Future Shock”的作者,故事讲述的是一个来自八十年代的底特律年轻人Juan Atkins穿越到未来,并为techno的成长埋下了种子。书中的惊人的洞察力和富有远见的意识形态奠定了techno的基础,多亏了Juan对科幻的热爱,Toffler的作品成为了techno成型阶段最关键的灵感来源之一。

了解更多:ANUMBEROFNAMES, Anthony “Shake” Shakir, Aux88

B

Belleville Three

The Belleville Three的名字来源于三个一起上学的年轻人:Juan Atkins、Derrick May和Kevin Saunderson。在Juan的指导下,三人用合成器制作出了世界上第一首techno音乐。他们早期的电子音乐风格形成了我们现在所熟知的techno。这三人分别为techno贡献了不少经典曲目,激励了全世界一代又一代的人…

了解更多:Berlin, Basic Channel, Blake Baxter, Blueprint Records

C

Carl Craig

Carl Craig是底特律techno音乐人“第二波浪潮”中的关键人物之一,他也是techno富有远见和未来理念的一个缩影。他塑造了techno的发展,不断突破边界。从爵士到古典,他都能巧妙地融入电子音乐。他最近的专辑“Versus”完美地阐释了Carl是如何把techno带入另一个领域,并继续扩张他的音乐版图的。

了解更多:Carl Cox, Colin Dale, Cocoon, Charlotte De Witte

D

Detroit

麦加,一切开始的地方。汽车城,techno在经济状况和音乐影响下应运而生的地方。在这里,The Electrifying Mojo播出了他五花八门的选择。在这里,Juan见证了汽车产业崩盘导致的失业问题,这些因素综合起来为新音乐的诞生创造了绝好的条件。

了解更多:Depeche Mode, Derrick May, Drexciya, Dave Clarke, Deutsch Amerikanische Freundschaft

E

‘Energy Flash’

来自纽约传奇Joey Beltram的一支单曲。有意思的是,Joey在制作这首歌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做的是house。“我以为我在做house音乐,”他在2001年Channel 4的纪录片Pump Up The Volume: The History Of House Music中如是说。Joey的经典作品签约R&S Records后成为了欧洲的大热单曲,成功继承了他的上一作“Mentasm”。

了解更多:Eddie ‘Flashin’ Folkes, Ellen Allien, ‘E2-E4’

F

Ford Motors

汽车工业和techno单调的节拍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反复的节拍是techno音乐的核心:机械,程序化……福特汽车身处底特律经济衰退的漩涡中心,在众多techno制作人心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他们看向外在,展望未来,期待一个更好的世界,想要逃离这个穷困潦倒的城市所面临的难题。

了解更多:Funktion-One, fabric, Frankfurt

G

Good Life

凭借着Kevin Saunderson aka Inner City和歌手Paris Grey的这首经典作品,techno进入了各大榜单。这首歌出自“Big Fun”,也出现在了他们的专辑《Paradise》之中。1989年,它曾经攀升到英国榜第四名的位置,销量超过20万张,并流传至今,经久不衰。Saunderson说他曾经尝试过复制disco经典,就像Larry Levan会播的那种歌……

了解更多:George Clinton, Giorgio Moroder, Gary Numan

H

Hoover

Joey Beltram推出“hoover”的时候,整个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对那些不明白的人,我们不是在说日常家用物品。Hoover是多个振荡器间隔开而产生的音色,再加上一些调整和副歌。它的张力,它的疯狂,最重要的是它的宽广在适当运用的时候可以把你吸入漩涡。继Beltram毁灭性的house音乐“Energy Flash”之后,“Mentasm”成为了完美的伴奏——通过这首歌,他走在了techno新浪潮革新者的前列(尽管这并不是他自己的选择),ravers找到了展现自我的出口。“Mentasm”和Human Resource的“Dominator”使用了类似的hoover音色,同样都发行与1991年,这两首歌不仅引起了大量模仿,还孕育了gabber这样的曲风。

了解更多:Halle Am Berghain, Helena Hauff, Hardwax, Head High

I

Industrial

一开始,techno是带着宇宙观去观察未来的。它的音色和主题似乎在描绘太空生活,或是更遥远的星球。然而techno早期还受到了工业的影响,英国艺人Throbbing Gristle和Cabaret Voltaire激发出了techno反乌托邦的一面,于是它慢慢进化成了我们熟知的“工业techno”。Surgeon也是工业风格的代表人物之一,苏格兰艺人Perc仍然在坚守着这种风格,通过自己的Perc Trax厂牌发行音乐。

了解更多:Inner City

J

Jeff Mills

每当我们说起空想家,几乎没有多少techno艺人可以与Jeff Mills相提并论。这位天赋异禀的神童不仅仅只局限于开拓自己的DJ风格,制作如同“The Bells”这样的经典,他还要创造一个专属于他自己的完整世界,把界限尽可能的拓展到管弦乐和电影原声,横跨全球进行表演,挑战电子音乐传统的观念,真正把进化中的特质变为他自己的音乐历程。一个叛徒还在坚定地为techno创新的探索做出贡献。

了解更多:Joey Beltram, Jaydee

K

Kraftwerk

Techno的教父。我们今天所认识的电子音乐多亏了德国四人组。他们对合成器音乐和讽刺“德国”的痴迷深深地影响了Juan Atkins和众多住在底特律的人。Kraftwerk对电子音乐的诠释如同James Brown对话汽车城,反之,汽车城受到Kraftwerk启发的音乐返回到了欧洲……

了解更多:Kompakt Records, Knights Of The Jaguar, KMS Records

L

Lost

1991年伦敦,Steve Bicknell和他的伴侣Sheree发起了名为Lost的techno之夜。他们对音乐的热爱和奉献令他们与Richie Hawtin和Jeff Mills这样的名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他们还在Basic Channel进行了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现场表演,并在伦敦带来了真正的techno氛围,这种氛围此前从未出现,直到Lost的出现。派对成为了techno爱好者的发源地,它的影响时至今日还极其深远。

了解更多:Love Parade, Legowelt, LFO

M

Metroplex

受到了Alvin Toffler邪典书籍的影响,Metroplex Records(这个名字取自Toffler发明的“metrocomplex”)促进了Juan Atkins从Cybotron到Model 500的转变。他们发行的第一首歌是1985年的“No UFOs”,随后是“Night Drive”。这支厂牌毫无疑问是历史上最具有影响力的techno厂牌,也是一切的先驱。

了解更多:Maurizio, Model500, Monika Kruse, Music Institute, Mad Mike Banks, Movement Festival, Mathew Jonson

N

Neil Rushton

Neil Rushton的作品常常会和北方灵魂乐运动联系在一起,但其实他的作品还包括了合集“Techno! The New Dance Sound of Detroit”,成功将汽车城之声介绍给了英国的电子音乐爱好者。尽管当时或许没有你想象中的那样流行,它却成为了邪典经典。合集包括了Juan的“Techno Music”,对于时代起到了具有决定性的作用。其他合作的艺人还涵盖了Blake Baxter、Anthony ‘Shake’ Shakir、Kevin Saunderson和Eddie ‘Flashin’ Fowkes。

了解更多:Nicole Moudaber, New Order, No UFOs, Nude Photo

O

Omen

欧洲是techno真正繁荣的地方。当它第一次出现在美国的时候,没有多少人能够理解并支持这种音乐,而欧洲人似乎比他们的美国兄弟适应得更快。在法兰克福有一家名叫Omen的夜店成为了techno狂热粉丝的聚集地。这家夜店从1988年一直延续到了1998年,并且成为了Sven Väth音乐生涯背后的催化剂,同时也将德国techno的氛围推向了全球的新高度。

了解更多:Ostgut Ton, Omar S, Opal Tapes, Octave One

P

Plus 8

Richie Hawtin和John Acquaviva的厂牌被认为是九十年代techno最重要的渠道之一。为了保持音乐的本质,它以创新和远见为中心。techno巨头都曾经通过Plus 8发行过他们的首支单曲,其中不乏Daniel Bell, Kenny Larkin, Ken Ishii和Speedy J。厂牌在新一代音乐的塑造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促使了M-nus的发展,Hawtin的厂牌以一种更加极简的方式触及了techno的审美。

了解更多:Plastikman, Peacefrog, Planet E

Q

Quenum

Techno世界举足轻重的人物。Quenum的职业生涯包括和Luciano一起建立了Cadenza厂牌,还制作了厂牌发行的第一首歌“Orange Mistake”。他丰富的经历令他成为了业界最有趣的人物之一。他在非洲度过了童年,喜欢break舞和嘻哈音乐,大部分时间生活在伦敦和日内瓦。备受赞誉的他也是Access 58的其中一员,这个双人组合在九十年代末期的techno界留下了属于他们自己的印记。

了解更多:Quantec, DJ Qu

R

Richie Hawtin

作为Plus 9、M-nus厂牌和如今ENTER的领军人物,Richie Hawtin在techno世界的影响力一直持续至今。他住在加拿大的温莎市,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使他与techno的先驱建立了联系,同时他还发起了自己的运动,这场运动仍然是techno界最具影响力的运动之一。二十年来他保持着自己一贯的顶尖水准,对音乐的影响不可估量。

了解更多:Rhythim Is Rhythim, R&S, Rephlex

S

Slam

苏格兰powerhouse双人组在他们的家乡可谓是techno之王,也受到了全球的热烈追捧。出于两人对另类音乐的喜爱,Stuart McMillan和Orde Meikle在格拉斯哥结识。雷鬼、早期电子乐、朋克……任何离经叛道的东西,他们都感兴趣。很快他们便开始了DJ生涯,不久就拥有了自己的夜晚,名为Black Market,在那里他们可以播放任何他们喜爱的音乐给志同道合的观众。从此,他们的成功一波接一波。经典作品“Positive Education”为他们奠定了苏格兰techno之王的基础,地位在过去25年都不可撼动。

了解更多:Sharivari, Surgeon, Stacey Pullen, Steve Rachmad

T

The Electrifying Mojo

没有The Electrifying Mojo就没有techno。这位底特律的电台主持人影响了The Belleville Three、Carl Craig和一大群底特律的创新者。从ParliamentFunkadelic到Prince,再到Depeche Mode,他什么都放。在他数不胜数的安利中,最成功的要数把Prince和Kraftwerk引进了底特律电台。他还支持Juan Atkins等人早期的techno作品,帮助他们传播到底特律的大街小巷。

了解更多:Tresor, The Scene, Transmat, Tangerine Dream

U

Underground Resistance

Jeff Mills、Robert Hood和Mad’ Mike Banks组成的Underground Resistance把techno推向了激进的极端。他们生猛强硬,令人闻风丧胆。表演时他们常常带着黑色面具,把自己当做音乐的激进分子。UR代表着一种反抗,反抗政治经济剥夺底层阶级(特别是黑人)权力的现状。UR也通过主流厂牌宣传独立精神。他们反对九十年代早期techno的商业化,他们的音乐反映出了这种硬核的本质,同时引入了一种全新的,以政治为导向的techno。

V

Vamp

比利时先驱Marcos Salon对电子音乐和New Beat的研究造就了伟大的breakbeat和techno。它强有力的cut从1991年第一次通过R&S发行后,至今还充满力量。1991年对techno来说具有重大意义,“Energy Flash”和“Dominator”席卷了全球舞池。

了解更多:Void Acoustics, Voices From The Lake, Virginia, vacant warehouses

W

Westbam

1991年柏林诞生了第一次Mayday锐舞,背后推手正是Westbam。作为德国当时最大的techno派对,它吸引到了超过5000名观众,举办了超过30年。Westbam对德国的techno、电子音乐和DJ文化有着不可小觑的影响力,激励着下一代人继承techno的衣钵。

了解更多:Warp records, The Wizard

X

Aphex Twin

英国制作人Richard David James从一个截然不同的角度进入了techno的世界,颠覆了原有的一切。他的实验性和古怪把音乐带进了一个全新的领域,突破了声音设计的界限,拒绝遵循任何一种特定的风格。他庞大的曲库从氛围音乐到销魂蚀骨的工业音乐,所有的作品都诞生于他奇特创新的技术。

了解更多:X-Stacy

Y

Yellow Magic Orchestra

这支日本组合或许没有受到Kraftwerk的明显影响,但不可否认的是YMO和techno的诞生脱离不了干系。他们的音乐曾经受到了The Electrifying Mojo的青睐,也出现在了Carl Craig的合集“Kings Of Techno”之中。YMO成员Ryuichi Sakamoto在1982年发行的“Riots In Lagos”可谓是又一首techno开山之作。

了解更多:Yamaha DX7, Yoyo Paris

Z

ZTT

这支厂牌由伟大的Trevor Horn、他的妻子、女商人Jill Sinclair以及记者Paul Morley所拥有。ZTT成立于1983年,签下Frankie Goes To Hollywood后成为了英国音乐的奠基石。但是他们和techno有什么关系?好吧,他们支持了多个英国电子音乐早期的先锋人物。1991年,他们和Derrick May陷入了一个有趣的境地。May把他的朋友Juan Atkins和Kevin Saunderson聚在一起,想要组建一个techno超级组合Intelex,ZTT对撮合他们非常感兴趣,把他们视为底特律的Pet Shop Boys。这个想法最终一败涂地,Intelex随后便不知所踪。

敬请留言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必填字段已标记

FOLLOW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