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领新闻

卸下男性伪装的 CHARLOTTE DE WITTE 终于找到了真我

Charlotte de Witte 看起来跟 George 这个名字没有丝毫关系,但直到最近,她都会以 George作为艺名进行 DJ 和制作。

“我当时很年轻。就算到今时今日,我依然缺乏安全感。“她说,“我不想被人知道我是女性制作人。除非被预定后,我不得不露面的场合。“

曾一度化名 Raving George 的 Charlotte de Witte 已经在音乐事业上获得了极大地成功。她于 2015 在 Spinnin’ 厂牌下的发行的《You’re Mine》已经在 Youtube 上获得了1200万点击。

但如今她已经受够了 George 名义下的成功:“我已经 DJ 六年了,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女的了。我为什么还要继续用男性艺名?这个想法从最初开始就很蠢。”

从2年前开始,Charlotte de Witte 开始用自己的本名来做音乐。也正是从那时开始,她真正开始以艺术家身份获得了世界的关注。从 Electro 到 Techno,年仅 25 岁,她已经在 Tiga 的 Turbo Recordings,Sleaze 和 Novamute 厂牌下发行了自己的作品,在 DC10 和Oasis 音乐节的上作为压轴表演,还受到了 Adam Beyer 这样的顶级电子音乐人的赏识,预定了她参与 Awakening。

今晚,我们在 Charlotte de Witte 家乡布鲁塞尔一个热闹的小酒吧里,和她一起庆祝她的俱乐部之夜 KNTXT 三周年。

在活动开始前,她跟我们聊了聊,讲到了自己开始 DJ 的契机:“我对 Techno 的初印象来自 Len Faki 为 Dustin Zahn 制作的 Stranger To Stability 混音。我当时彻底被震撼了,脑中只回荡着‘这是什么音乐?天哪,难以置信的美妙。‘”

虽然她谦虚地表示,她的第一次演出简直不堪回首,(Charlotte :“我从没有用过 CDJ,我的选曲也很屎,我根本不知道我在干嘛——幸好当时在场的除了工作人员就是我的朋友。“)但是她很快就摸到了门道。只花了一年,她就在布鲁塞尔广播上亮相了。

紧凑的巡演日程意味着 Charlotte de Witte 甚少有时间回家。即使如此,她依然抽出时间来录制每周六的广播节目。对她来说,这段时间赐予她解脱和沉淀。从发掘潜力音乐人到致敬R&S类似的比利时经典厂牌,Charlotte de Witte 对这些给予她最初的启迪,并依然在不断激励她的比利时音乐作品们报以崇高的敬意。

她告诉我们:“我不断钻研挖掘着比利时的优秀音乐作品。我为 Bonzai 的二十五周年重新制作了作品。在每次演出的结尾,我都会放一点经比利时音乐人的经典作品。人们的反响非常热烈,这让我非常的开心,忍不住打心底为祖国音乐而自豪。”

见到我们时,Charlotte de Witte 穿着一件超长 Vetements 大衣和 Adidas 卫衣,随意披散的发丝后面是明亮的绿色眼瞳:“在做了一段时间的广播节目后,我赢得了去 Tomorrowland 演出的机会,”她继续说道,她的成功周围萦绕着一众诋毁的声音,“Raving George 这个名字在一夜间家喻户晓。很多人都无法接受一个 17 岁的青少年在 Tomorrowland、I Love Techno 这样的大场合演出,在 Facebook 上还有 Anti 我的小组!人们无中生有的污蔑猜测说:‘呵呵,她一定跟经理睡了!‘或者’这些音乐节只是因为她是个女的而预定她。”

在决定使用本名后,被音乐的黑暗面深深吸引的 Charlotte de Witte 也随之改变了自己的音乐风格。她的作品变得更真挚,也更贴近她的真实内心面貌。充满攻击性、紧迫感十足的 Techno 成了她的音乐特色:“大多数商业作品都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使人们快乐的跳起舞来。但对我来说,Techno 是一种充满了情绪的音乐,它的结构和背后的意味可以十分复杂深沉。“

制作人的个性和他们所制作的强猛生涩的电子乐作品往往大相径庭,这一点已经是老生产谈了。但即使如此,Charlotte 活泼灵动的个性和她生猛强硬的 Techno 作品之间强烈的反差感依然惊诧了见怪不怪的我们。

不论是在 50 尺之外的 DJ 台上,还是坐在你的面前,我们都轻易沦陷在了 Charlotte 无法抵挡的个人魅力中。热情风趣的 Charlotte 跟我们滔滔不绝地讲着自己在路上听雷鬼音乐的经历、报税的烦冗,然后兴奋的给我们展示粉丝们制作的手机影片。

此外,她还跟我们讲了自己的父母会来今年的 Tomorrowland 看她的事:“我爸在 EMI 厂牌工作。我记得当我刚开始 DJ 的时候,我爸神秘的带给了我一袋黑胶唱片,结果是 David Guetta!他还得意地跟我说‘Charlotte,我知道你在 DJ,这个给你!你喜欢的音乐!’“她笑着继续说,”他们花了挺久才搞清楚我在做的音乐类型。“

Charlotte 跟我们回顾了她在 2017 年的迅猛走红,说她早已预料到了这一刻的到来,只是没想到时态的发展如此迅速。从 Awakenings 的亮相,在 DC10 的演出,以及在伦敦的超级俱乐部 Printworks、Junction 2 的演出,接连不断的演出让她没有喘息的时刻。

2018 年 的她丝毫没有停下前行的脚步。在我们采访当日,她刚释出了最新 EP,并在 Beatport 100获得三席位置,还有刚刚宣布在 Sonus 和 Sónar 的演出,再加上她在 Tomorrowland 上的个人舞台 “KNTXT 之夜“,难怪她已经开始期待起 2019 年的假期了。

“明年一月份我得休假了,啥都不做就躺在沙滩上做日光浴,”她大笑,”我再也不想吸血鬼一样,一副不见天日全身惨白的样子了。”

将她复杂的个人情况放在一边暂且不谈,Charlotte 迫切地想要像我们证明,毫无喘息的 DJ 生活并不意味着艰辛苦难。“现在的生活是我梦寐以求的,”她说。

几个小时后,我们在比利时的 Techno 神殿 Fuse 外面,看到大量粉丝簇拥着穿过布满鹅卵石的小巷,前往 KNTXT 三周年派对。在演出前,Charlotte 告诉我们:“我并不喜欢在演出时放自己的音乐。每次演出时这么做,我都忍不住紧张的胡思乱想‘台下的人究竟喜欢我的音乐么?这个人没有跳舞,他是不是不喜欢我的音乐?’”

但接下来的演出盛况证明了她现在的疑虑都是在杞人忧天。当晚除了她之外还有三个 DJ,但毫无疑问,Charlotte 充满攻击性、暗黑且变化多端的音乐获得了粉丝们最为热情的回应。

KNTXT 三周年派对的门票全面售罄,很多粉丝甚至为了看她,付了三倍于票面价格的钱入场。Charlotte 将 Setaoc Mass 作品和 Spencer Parker 的 Shape Fascination 完美混音时,一股烟雾伴随着一束强烈的激光向人群喷射,台下人们汗流满面的脸上露出痴醉的笑容。

“即使在很累很想家的时候,或者因为想念男朋友和朋友而陷入低落情绪时,只要我打开这道门,被音乐所包围,我就觉得安心。”

CHARLOTTE DE WITTE techno set at CRSSDFest


Edit by 1NT3RN

from Mixmag.net

敬请留言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必填字段已标记

FOLLOW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