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领新闻

《炸鸡店相亲》是我们真的想看的那种相亲秀

相亲浪漫么?当然不。

但 Amelia Dimoldenberg 觉得,“说‘浪漫已经死了’的人从来没在炸鸡店相亲过”。

Amelia,或者被称为“视频里跟 Chabuddy G 一起的那姑娘”(她半开玩笑地说很多人这么叫她),是大热的 YouTube 节目《Chicken Shop Date》(炸鸡店相亲)幕后的23岁主脑。这个节目吸引了近乎邪教般的追随者,他们一拥而上,看面无表情的主持人一边吃东西一边和英国 grime 和说唱最热门的巨星们打情骂俏。 

她在和说唱歌手 Ghetts 的一次相亲中,“彻底让 Chicken Cottage 炸鸡店被迫停业”(她现在还在这家店黑名单上);她试图用 J Hus 最喜欢的饮料(芬达不加冰)勾引他;但当我见到 Amelia 的时候,她谈到节目时神采飞扬,和她屏幕上冷酷的人设完全不沾边。

在她位于北伦敦充满艺术气息的家附近,她向我招手致意。她跟我聊了聊这个节目默默无闻的开始、她之前试图做节目时如何被所有人拒绝“每个人都对我说‘不’”。

现在这个节目迎来了第三季,比先前的势头更猛、更大胆。随着《炸鸡店相亲》持续走红,Amelia 也为自己赢得了电影制作人和谐星的头衔——一举两得。

《炸鸡店相亲》的想法是从哪来的?

我是在大学时期开始制作《炸鸡店相亲》的。我记得有一次收到我导师的邮件,说一间叫“The Cut”的年轻夜店想做一本杂志。他们在找21岁以下的撰稿人,而我又一直想从事杂志行业。我不知道我到底想不想当记者,但一度是想当《Vogue》的编辑。

于是我开始去这个夜店,它真的很棒。在那我遇到形形色色的人,他们对音乐和时尚感兴趣,但吸引我注意的一点是:他们都在听 grime 音乐。这让我兴趣盎然,想知道 grime 的更多事情——我有这个习惯,不管是什么话题,我都想加入讨论,我总是想发表点意见。

 

作为记者来说这个习惯还挺合适的。

是的。我只是希望能产生一个观点。所以当他们问我“你想在杂志做什么?”我就说,我想采访 grime MC、音乐人、人们都在谈论的那些人,这样我就可以了解他们本人了。我们一群人经常在一起讨论杂志的新内容,我就说,“我们做成相亲吧”,因为这是个有趣的采访人的方式。接着有人提议去一个通常你不会去那约会的地方,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想到了炸鸡店!

第一次我和一个叫 ItsNate 的朋友去了 Dalston 的一家炸鸡店,现在那已经关门了。那里真的很小,只有两个座位。之后我尽可能的联系人采访,这个杂志有一些公关的联系方式,于是我就发邮件,联系到朋友的朋友……整个大学时期我一直在做这件事。

之后我开始把采访链接发在 Facebook 上,朋友们非常喜欢,我也开始吸引到更多人的注意。我去参加一些大型会议的时候会有人对我说,“你做的事真的很酷”,但之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他们也不知道该做点什么。他们不太相信我能把这个项目做下去,我就想,“好吧,那我把这个做成视频”。因为采访过程中发生的一切都很好笑,大家会看到一个金发女孩跟 Stylo G 这样的人坐在炸鸡店里,整个气氛诡异又尴尬。我当时对拍摄这个过程很紧张。

 

这又是另一种层面的自我曝光了吧。

是的。这完全是另一个层面,我想把这事做好,但不知道谁能来拍摄。我们没有预算,也不知道该怎么做这个节目。所以第一集我们联系到了 Ghetts,因为唯一帮过我们的那个夜店公关最近接手了 Ghetts,我们觉得他会对这个节目感兴趣。

 

他看上去更能理解你的幽默,跟你其他几期比起来,他跟你互动更多。

的确是的。这是我喜欢这个节目的一点,我对“相亲”对象没什么期待,我也不需要做一个多么史无前例的采访,让他们说一些有深度的话;我随便问问,他们随便说点什么,还是会很有趣。过程都是顺其自然,唯一行不通的一次是和 Logan Sama。我觉得他要么是太自卑,要么是想太多。现在人们很清楚他们上的是什么样的节目了,即使是之前没经历过这种类型的采访。我想看看它到底能发展到什么程度,因为我想采访更出名的艺人——他们应对媒体训练有素,这和我之前采访过的人完全不一样。那些人带着自己的朋友就来了,你能从他们身上挖到很多信息。

做这个节目有没有给你积累相亲的经验?

每个人在相亲的时候都不一样,可能比起他们在舞台上的时候更害羞,或者更自信。你永远不知道这些人是相亲模式还是表演模式。

 

有人试着勾搭你吗?

我很想说有,但实际上没有。我从来没有被《炸鸡店相亲》的人追求过。这行不通,可能在现实生活中相亲这件事对我就是行不通,我应该断了这个念头。

 

你有没有注意到在镜头下和镜头之外这些艺人的表现有所不同?

我是个体验派的演员。我拍摄前不跟他们说话,然后就坐下开始拍,就是你看到的那样。我一直觉得这样做能得到更好的反馈。当我剪辑的时候发现采访的后半部分永远比前面好。我做过很多书面的采访,这和视频节目很不一样:在视频上你能看到他们的反应,能看出来他们是否在状态内。如果是文字采访就看不出来这些,写的时候你也可以进行一些夸张处理。我们通常拍40分钟左右,最后剪到最多5分钟。

场面变僵的时候,你挽回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下一个问题!”我快崩溃的时候就这么喊。我既是导演也是演员,所以在我脑中我必须确保我是在表演,同时问出最恰当的问题,有太多事要想。当我忘记其他事只专注在提问上的时候更好。

 

关于你的幽默方式,你是真毒舌还是扮演一个毒舌的角色?

这个角色是我本人的夸张版本。实际上,一开始我没有刻意去设定这个人设。自然而然就发生了,人们总是觉得这么莫名其妙肯定是扮演出来的。一开始采访 Ghetts 的那期,我只是在做自己。剪辑的时候才是塑造人设的时候——我们剪掉一些东西,加上一些停顿,让它变得更尴尬,但“相亲”过程中我只是做自己。现在我采访得多了,知道怎么表演。每一集我都觉得我的人设不太一样,我也不知道是怎样的人设,没确定好——至少现在不知道。

 

你家人朋友之外的人是不是以为这个夸张的版本就是你本人的性格?

噢,总是这样。人们问我的第一件事总是:“你平时就是那样的吗?”我只好做出极其友善的样子,免得大家觉得我特别傲慢或者婊里婊气。我在节目上实在是太面无表情了,所以我努力表现得过分热情。当我上 Charlie Sloth 的电台节目的时候我非常激动地感谢他——他发现我居然这么友善真的很惊讶!

 

上节目的那些人有时候真情流露,对于那些大明星来说,这很好的提醒了我们——他们就像普通人一样,对吧?

这就是节目的意义所在。它告诉大家,“嘿,他们就和你一样”,或者相反,和你根本不一样,这是我爱它的一点。我希望即使在这么尴尬的环境下,《炸鸡店相亲》能让人们做真正的自己。

炸鸡店相亲第三季已经推出,你知道该去哪看吧!

敬请留言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必填字段已标记

FOLLOW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