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音专题

电音专题

定义了这十年跳舞音乐的22位艺术家

EDITED BY RALPH MOORE

25 NOVEMBER 2019

TRANSLATE: Marco槑


这里说的定义整个十年,不是说卖了最多唱片、赚了最多钱,或者打造了多么有名的个人品牌;它是关于文化塑造,以身作则,构建场景文化或激发某种运动。自2010年以来,电子音乐在 EDM 和 dubstep 的双重重击下爆发出创造力的火焰,在新的实验(创作)方向上前进,重新发现它的根源,并确立新的方向。


DJ RASHAD
我们很不幸失去了这位 footwork 创新者
Soundcloud:https://soundcloud.com/dj-rashad


这位艺术家在其创造力的巅峰时期去世,这是无疑一种双重的打击。2014年,34岁的 DJ Rashad 正忙着把他的 footwork——juke 和他出生地芝加哥的贫民窟的160bpm——带到世界各地。他刚刚发行了自己最赞的一张专辑《Double Cup》。他在制作、编排里无缝融合了 trap、r ‘ n ‘ b、acid 和 jungle 等音乐元素方面的杰出之作。他帮助 Snoop Dogg 重新混音,并与说唱歌手 Chance 一起巡演。他把这种有趣的、狂热的声音变成主流。Teklife 是创造出 footwork 最重要的一个人,是第一个国际巡演的 footwork DJ 之一。在 Rashad 去世的4月26日的前一年里,他与最好的朋友和 DJ Spinn,他俩无疑是这种音乐风格的领头人。令人惊讶的是,六年过去了,他的名声依然如旧,仿佛他还活着,还在创作。大量的致敬汇编、遗作发布和网上证词让人觉得 Rashad 还在这里,引领着这个流派和他的乐迷,包括 DJ Earl、DJ Taye 和驻扎在全球各地的 Teklife foot soldier。他留下的东西似乎是无穷无尽的,他创作出的音乐能量已经产生了从东京到华沙 footwork 风靡的场景。也许是因为他坚持对合作的理念,他致力于让 footwork 成为一个包容性的存在,以及他建立全球社区的方式,那是他最珍贵的遗产。在这样的时代,他的态度似乎同样重要,而不仅仅是他的音乐。



SKRILLEX
在成为 Dubstep 的第一个全球巨星之后又成为了一个高超的制作人
网站:https://skrillex.com/


人们很容易忘记 Skrillex 在这十年的头几年是如何转变的。对 bass 音乐的极度活跃让 dubstep 的粉丝们在键盘后面喊着他的名字,他的歌被播放了数千万次,让一代人开始享受 military-grade wobble bass 的乐趣。尽管他早期被描绘成一个加州“暴发户”,并一直在尝试一些他并不真正理解的东西,但随着十年时间的发展,他在各个方面都被公认为是他这一代最重要的电子音乐制作人。为了成为 brostep(有点不公平)的代言人,Sonny Moore 继续努力奋斗,为 pop 设定未来的蓝图,与 Diplo 在 Jack Ü 的旗帜下为 Justin Bieber 创作歌曲,并与 FKA Twigs 和 Kelsey Lu 合作。虽然他的布景仍倾向于突出重点,但他创造了最具煽动性的舞蹈音乐现场表演之一,与大多数 EDM 现场那种 hands-in-the-air 形成鲜明对比



ANNIE MAC
作为 BBC RADIO 1 主持人,她在这十年里打破新艺术家的记录且保持着无与伦比的记录
IG:https://www.instagram.com/anniemacdj/


作为一个主流时尚缔造者和议论话题制定者,Annie Mac 在英国的影响力在这十年里无人能及。她在21世纪头十年的中期出道,她是平易近人的,她在 Radio 1 中扮演的角色就像一个年长的兄弟姐妹热情地鼓励你进入舞蹈音乐——这是一个令人耳目一新的变化,在此之前, white label boys’ club 一直主导着主流舞蹈音乐的传播。在过去的10年里,她扮演了这个角色,并使之更加强大。她的 Annie Mac Presents 厂牌已从一个巡回俱乐部之夜,发展成为英国最重要的新音乐发行机构之一,包括在 Warehouse Project、Printworks 和布里克斯顿学院等场馆举办的大型演出,以及在 Malta 举办的Lost & Found 音乐节。Annie 在她的 Radio 1 节目中帮助了从 Disclosure 到 Denis Sulta 再到 Stormzy 的每一个人。尽管她的知名度因 Radio 1 的晚间插播节目而扩大——这可以说是英国最重要的新音乐节目——但她周五晚上的跳舞音乐插播时段仍然是一个能听到明日巨星的地方。她还通过与 Smirnoff 的合作,为舞蹈音乐中争取性别平等的斗争发挥了重要作用。



JAMIE JONES
他让 deep house 更具活力,并且永远改变了 The White Isle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jamiejonesmusic/


没有人比 Jamie Jones 更了解21世纪10年代的 Ibiza 之声。在21世纪的头十年里,这位北威尔士的 DJ 通过在伦敦东区飞行、在工人酒吧演奏和举办仓库派对,慢慢地在怀特岛和伦敦建立了自己的事业。在2010年时,他已经是 Circoloco 的驻场,两年后,他在 DC10 开了自己的派对,DC10 俱乐部在他的音乐和个人发展中已经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尽管他的 DJ 组合和 Paradise 厂牌在音乐节和全球各大俱乐部中无处不在,但他的热门创作厂牌所开创的声音也变得相当不可避免,并可以说开启了2000年代中期的 deep house 现象。唱片公司的音乐来自经典舞曲唱片公司,如 Trax 和 Strictly Rhythm,风格紧凑、动感十足,充满了对 house 和 techno 的演绎,但听起来总是既现代又前卫。它向我们介绍了现在演出中一些最重要的表演者,如 Patrick Topping, wAFF 和 Richy Ahmed——甚至与他的同胞 Lee Foss, Ali Love 和 Luca C 一起创造了一个现场乐队项目,并创作了《Benediction》,这是十年来最重要的跨界音乐之一。事实上,在这十年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人比 Jamie 更能欣赏在 Ibiza 和 Miami 的舞池里演奏的音乐了。



AVICII
EDM的超级明星——也是最大的遗憾


可以说, Tim Bergling 是 EDM 热潮中最具影响力、最具辨识度的超级明星,他的崛起——通过论坛、与知名人士的早期合作、突破 EDM 的原有水平,他的超级热单《Levels》让他蜕变成一名以音乐节为主的超级 DJ——成为了其他许多人梦寐以求的样子。Bergling 也创新了原有 EDM 的路线;很难想象他2013年在 Ultra 的演出是多么具有划时代意义和争议性,专辑《True》的首支单曲与一支乐队现场演奏,令绝大多数观众感到困惑。然而,这种改变使他凭借自己的能力成为全球流行明星。只是这个故事并没有一个圆满的结局。Bergling 难以应付的名声、健康不良以至于药物滥用和巨大的工作要求,他的悲剧性衰落似乎在纪录片《Avicii: True Stories》中得到了预兆,这部纪录片令人痛心。在2018年,28岁的 Bergling 突然去世。作为一名杰出的音乐天才,他的悲剧进一步推动了关于艺术家心理健康的讨论,这一话题在音乐界继续回响。



VENUS X
这位 DJ 震撼了纽约的 clubs,并推出了“实验性”的潮流
IG:https://www.instagram.com/venusxgg/


Venus X 是俱乐部之夜 GHE20G0TH1K(发音为“ghetto gothic”)背后的创始人之一,她是纽约本地人。这个夜晚始于2009年,创始人 Venus X 在那里可以和她的朋友聚会。自那以后,它就成了纽约夜生活中一种具有影响力的主要活动,比如“完全自由”、LSDXOXO、NGUZUNGUZU 和 Kingdom 等许多与派对有关的人。作为一名 DJ,她是狂热的、颠覆性的、edit-filled 的风格的先驱者,这十年来,这种风格逐渐融入舞曲音乐,带来了大量的艺术家、另类的派对、混音、思辨作品,以及更多在混合、实验性和性感的饶舌等方面的磨练。GHE20G0TH1K 不仅仅是一个影响艺术家去尝试他们的混音作品的场地。还是一个你可以让你的怪异奇特音乐飘扬的空间,远离千篇一律的舞曲,全心全意地表达你是谁。无论是在采访中,还是在 Instagram 上,甚至是在她的衣服上(也许是在她的 Planet X 商店买的),种族和性别总是 Venus X 挂在嘴边的话题。在过去的10年里,Venus X 带领她的流派、她的乐迷和她的精神,从纽约的仓库一直延伸到全球舞台——尽管她在时尚界享有盛誉,参加模特活动,但她的地下根基并不牢固。人们会说,‘好吧,你不再属于 underground 了’。但是早在2017年她告诉我们,“我们的想法依然非常地下,我们所做的和我们是谁,我们如何用我们的力量去创作音乐仍然是非常激进的形式。”



JOY ORBISON
绘制一个 post-dubstep 混合的声音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JoyOrbisonLDN/


不管你怎么称呼他,不管是 Joy O, Joy Orbison, Ray Keith 的侄子,Hessle Audio 的附属公司,还是称呼他为2009年在 dubstep 之后创作出突破性的《Hyph Mngo》的小伙子,Peter O’grady 是南伦敦人,他在过去的十年里以自己的方式、以自己的节奏成功地引领了流派、品牌和变幻无常的音乐潮流。2009年‘Hyph Mngo’对日渐衰落的 dubstep 产生了多米诺骨牌效应,它与 techno tropes 和 hybrid house 之间碰撞并产生了一支不断壮大的年轻队伍,并在2010年的 bass music 转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O’grady 似乎从来没有回应过这些声音。他喜欢丰富的、不断变化的、充满了影响力和风格的主题,与像 Boddika 或 Ben Vince 这样的人合作,并创作出有区分度的作品。这一切都是在一个别名下发生的,近来这一趋势似乎越来越流行,这要归功于僵化的类型划分变得松动和博学的制作人的支持。值得赞扬的是,他的叔叔在他年轻的时候就把他介绍到了英国的 garage and jungle,如今,O’grady 对 house、techno、bass 甚至 jazz 等一切事物都有千变万化的创作想法,在他的音乐节演出中吸引了大批观众,吸引了他和 Will Bankhead 的伦敦派对和唱片公司的粉丝们,并将他捧为行业领袖——尽管他从未发布过专辑。



NINA KRAVIZ
无所畏惧的选择使她成为十年以来最有影响力的 DJ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NinaKravizMusic/


Nina Kraviz 是《Mixmag》杂志的标志性封面明星,曾两度成为我们的封面明星。如今,她凭借纯粹的努力,在不影响自己愿景的情况下,成为了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 DJ:事实上,风暴只会让她更强大。在这里,她的世界观是关键:她所演奏的舞蹈音乐的范围和历史非常广泛,从 trance 到 breakbeat,引领了上千个小型派对,当然,还有她对舞蹈狂热和 ghetto house 的持久热爱。“音乐是连接几代人的纽带,”她告诉我们,并叙说了她愿意为了合适的唱片在合适的时间进入任何时代。“你可以播放30年前的音乐,它被重新整合到一个新的环境中,从而获得新的意义。”我们不能忘记她的厂牌并签约了像 Bjarki 这样的艺人,更不用说她混音的作品,包括她的 Rekids 俱乐部 jam ‘ Ghetto Kraviz ‘,这张唱片帮助她进入了巅峰。



ELIJAH & SKILLIAM
让 GRIME 音乐持续燃烧的 DJ
ELIJAH & SKILLIAM:https://www.facebook.com/elijahskilliam/


让一个年轻爱好者把一个艺术家和“grime”这个词联系起来,答案很可能是 Stormzy。是的,MC’s 2015年的单曲《Know Me From》(以及 Skepta 乐队2014年的专辑《That ‘ s Not Me》)可能会让人们回想起这一流派的形成时期,但你可以试着告诉伦敦东区的 DJ Elijah & Skilliam, grime 在这之前就已经不再流行了,他们会比你大声地喊‘Wheel it up!’这是因为,自2010年以来,两人的 Butterz 厂牌和 club night 一直是以 shit-hot grime 为主,他们推出了大量的重金属乐器,如 grime legend Terror Danjah、Royal-T、Flava D 和 Ruff Sqwad ‘ s Rapid。别忘了 S-X 的现代经典《Woooo Riddim》,所以 greazy D Double E 跳上了《Bad To the Bone》的节拍。在如今已关闭的伦敦有线电视上举办的 Butterz 聚会是狂热的 ravers 的梦想,当 Butterz 转为 fabric 时,JME. D Double E、Ghetts 和 Kano 都保持了那些 grime icons 的合适性,并为 grime 日后的发展做好了准备。Fabriclive 的混音和 Butterz 上的三部合辑(分别在2015年、2016年和2017年)证明了 grime 的经久不衰。这一流派的成功为黑人音乐在英国的繁荣发展铺平了道路——说唱、打击乐和黑人节拍。举起你的 gun-finger,为 Elijah & Skilliam 的贡献向他们致敬。



STORMZY
A global superstar grime
IG:https://www.instagram.com/stormzy/


Stormzy 出现在 Glastonbury 里的头条是一个决定性的时刻,不仅对他来说,甚至对 grime 和 rap 来说,对整个英国地下文化来说都是如此。当然,巨大的视觉效果有所帮助,但是对于布景的大部分来说,这是关于一个麦克风和一个 DJ 震撼人群的重要因素之一。Stormzy 和 DJ Tiiny 表明,south London lyrical flow(南伦敦抒情流派)和 pure UK bazz 的结合可以填补这一广阔的领域——并在全国的屏幕上出现——就像 Metallica(金属乐队)、Coldplay 和 Adele 一样有影响力。歌词和节奏都源于英国历史。当然,Stormzy 以自由奔放的风格演绎了 Ruff Sqwad 的 Functions On The Low 等老掉牙的节奏,在公众面前一举成名,他继续将 Sir Spyro 和 Swifta Beater 等 grime 巨星的才华带给广大观众。但他也回顾了过去。选择 MJ Cole 来创作‘Crown’,他向 garge 的历史致敬,当他在歌词中提到 Metalheadz 的经典作品《Da Bass II Dark》时,或者在一个音乐节上见到 Congo Natty 时,他向 grime 致敬,承认了他在 drum ‘ n ‘ Bass 中的根源,以及英国嘻哈音乐和配音的早期几代人。Stormzy 的超凡魅力、政治参与和音乐天赋让他获得了今天的成就,并一直让人目不暇接——但值得庆祝的是,一个如此年轻、如此强大的明星,在 grime 的20年里,也能成为这些 soundsystem 文化价值的捍卫者。



DISCLOSURE
这十年来,他们创造出的美妙音乐征服了美国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disclosureuk/


当 Howard 和 Guy Lawrence 在2011年和2012年发布他们的第一张 EP 时,没有人会有胆量说这对搭档会在三年后成为麦迪逊广场花园的主角。当时,来自 Croydon(克罗伊登)的两兄弟分别是18岁和21岁,他们在舒适的卧室里创作出优美而深情的 bass-indebted house music 。在 dubstep 在英国达到其创作高峰的几年之后,dubstep 被分成了实验性的、更明亮的 dubstep 或 wobble heavy brostep,人们有一种渴望一种有趣的、易于理解的、并且与更广泛的电子音乐传统有更多联系的声音。在他们第一次引起舞蹈音乐界的注意一年后,他们在《Latch》(又推出了流行巨星 Sam Smith 中掀起了一股真正的跨界风潮,他们的首张专辑《Settle》也收录了近十年来最热门的跨界歌曲。舞台巡回演出和重要的节日布景紧随其后,从  Madonna to 到 Nile Rodgers,每个人都排着队来与他们合作。他们在引领美国年轻一代 ravers(在 EDM 的热潮中长大)转向高品质的 house music,并将其与 UK garage 结合起来的过程中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FEMI ADEYEMI
伦敦广播电台行业规则走向的引领者,伦敦当地在线广播电台和媒体平台 NTS(NUTS TO SOUP)创始人
IG:https://www.instagram.com/eddie_fiction/


选择一周中的任何一天,或者一天中的任何时间,你一定会在伦敦知名电台媒体 NTS 上找到适合你的小众的子流派。该电台由 Femi Adeyemi 于2011年创立,从它在伦敦达尔斯顿低调的吉列广场(Gillett Square)设立以来,目前已经发展到可以容纳150多场演出,并且在伦敦、上海、曼彻斯特和洛杉矶设有现场直播站,在全球130多个地点进行广播。它在全球的影响力并没有为它赢得声誉。相反,NTS(实际上还有 Femi 本人)之所以受到欢迎,是因为它们在不牺牲独立性或迎合更多商业方式的情况下,成功地融入了当代电子音乐的基础。此外,他们还引入了新一批人,比如那些年起而选择盗版的,对亲热之类的东西过于痴迷的。“我不是那种认为电台广播已经消亡的人,”他在8月份接受时尚平台 SSENSE 采访时表示。“远离它。但是,像我们这样的平台采取了旧的模式,并针对不同类型的观众进行了调整,以至于传统的电台现在都在从我们这里获得启发。由于早期对 Plastic People(London night club)的兴趣,甚至更早在像 MTV2 这样的频道,Adeyemi 从 Curtain Road 的常客到电台先锋的轨迹源于他的初恋:音乐。对许多人来说,他的电台能听到新的令人兴奋的物质,新奇少见的 b2b、收听大师的节目单和沉溺于你最喜欢的电台主持人 Moxie,DEBONAIR 以及 Alexander Nut 的一些精心选曲,  从 Neneh Cherry 到每一个消费者再到喜剧演员 Stewart Lee。NTS 是新一代的标杆,“N……T……SSSSSS“,一个远离家乡的网络家园,为那些与它一起长大的人服务。



BEN UFO
他完全拒绝接受用各种界限来定义POST-DUBSTEP音乐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BenUFO.DJ/


如果让英国舞曲界选出一位大使,那么 Ben UFO 就是那个人。在过去的十年里,他已经成长为地球上最受欢迎的 dj 之一,并且一直保持着对祖国地下音乐组织‘ride or die’ 的忠诚。Riko Dan 这位来脏乱贫民窟般之地的 MC 从 Dekmantel主 舞台榜首位置,用 speed garage 点燃 Panorama,这位扎根于伦敦的人承诺在用声音塑造艺术并将其推向高峰之前,他的信念不会动摇。作为 Hessle Audio 的联合创始人,他也在界定英国音乐当前发展方向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他第一次出名是在2000年代中期,当时他是 FWD>>、Sub Dub 和 DMZ club 之夜的信徒。随着时间的推移,dubstep 的影响力逐渐减弱,Hessle 在这种颓势中昂首阔步,以一种几乎没有其他印记能与之媲美的自信和远见向前迈进。通过 Blawan、Objekt 以及与之同为厂牌老板的 Pangaea 和 Pearson Sound 等的发布,该品牌迅猛地引领了一种创新的 techno,吸收了 soundsystem 文化的 bassweight 分支风格的影响。在 Rinse FM 的每周 Hessle 秀上,Ben UFO 经常带着耳机,这也成为孕育新的声觉体验的,从新兴制作人那里推出了最新的剪辑,并通过广大的忠实听众群体扩大了影响力。在所有这些实验性的倾向中,保持舞蹈的趣味性是关键的动机。他是个谦逊的人,对聚光灯不感兴趣。在灯光昏暗的俱乐部里,他是最活跃的。



HONEY DIJON
HOUSE音乐的旗手
IG:https://www.instagram.com/honeydijon/


作为本世纪第一个(或至少是最明显的一个)跨性别 DJ 并成为家喻户晓的名字,Honey Dijon 的崛起也标志着纯粹 house 音乐价值的回归。旅程从这个流派诞生开始的地方(芝加哥)作为一个刚上路的并且崇拜 Derrick Cater,她磨练技艺,在俱乐部的漩涡风靡的00年代纽约,成为受到像 Danny Tenaglia 一样,和她的 sets 表达着这种 Zelig-like 音乐,毫无疑问是 house 音乐历史中的关键时刻。正是这种对真正的 house 音乐遗产的发掘,这种真实性,让她在 Glitterbox 和在 Berghain 一样大受欢迎,也让我们所有人重新感觉到了这条无形的金色光线,它将各种看似不同的舞台场景连接在一起。难怪她成了时尚偶像,从迪奥到 COMME des GARCONS,各大品牌都在她身上看到了永恒和真实,但也有一些新鲜和鼓舞人心的东西。就像这个流派本身,她既是局外人,又是一个参与者物;这十年来,house 音乐的精神被赋予更多内涵,未来也将更为具象的呈现在我们面前。



BICEP
治愈的力量奠定了他们超级巨星的地位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feelmybicep/


“Feel My Bicep”是一个很棒的混音带系列。从 Italo 到 disco到 house,它收割了一大批忠实的粉丝,展示了 Andrew Ferguson 和 Matthew McBriar 的一切,把他们从卧室博客变成了真正的俱乐部英雄。它表明,受人信任的策划人也可能是杀手级音乐背后的超级制作人;不可否认“Glue”、“Opal”和“Aura”的魅力。他们在爱尔兰的活动也激发了整个场景的灵感,Hammer 和 Brame & Hamo 等人跟随他们的 Italo乐队(与此同时,Mathew 的妹妹 Sarah 在他们的家乡贝尔法斯特举办了她的 AVA 音乐节,为当地提供了终极平台)。但也许他们最伟大的是他们转变成一种真正的现场感觉,好比 Orbital 乐队和 Leftfield 乐队。随着他们的首张个人专辑在 2017 年发布,我们听到他们钟爱于混合各种经典的声音,听起来像 breaks,80 年代的 disco electro 之类的令人兴奋的元素,调制出他们独有的味道,两人开启了世界范围的巡演,包括美国、日本和欧洲。在英国,他们的印刷厂连续三次销售一空。



THE BLACK MADONNA
一股不可阻挡的力量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theblackmadonnachi/


没有人能像 Marea Stamper 那样,体现或推动过去10年 DJ 文化的积极变化。在这十年的中期,由于她出色的 DJ 背景,Marea 在她30多岁的时候开始进入大众的视野,从90年代的 raver 到芝加哥 Smartbar 的居民 booker,她花了半辈子的时间来研究这个文化。但真正改变了游戏规则的,是她如何利用(并继续利用)这个平台来做出改变。在丰富了文化的同时,我们将焦点从 Honey Dijon 到 Eris Drew 到 HAAi 再到 Honey Soudnsystem——其中许多人,比如她,一直在中西部地下场景维持这这难能可贵的火焰,在本世纪出持续迸发出耀眼的光芒,同时也教下一代人保持信念和勇气。“我们的整个生活,每一个权力结构,每一个场景,每一个舞蹈俱乐部,每一件事都是由这样一种观念维系在一起的:“女性不会谈论发生在她们身上的某些事情,2016年运动达到顶峰的前一年“她曾在#MeToo 运动发展到高峰的前一年告诉 Mixmag。成长于一个贫穷但知识分子的家庭,从欺凌同龄人寻求慰藉通过音乐,Stamper 的悲天悯人,无所畏惧的社会正义感和支持弱势群体贯穿她的一切,无论是通过社交媒体或她工作作为慈善大使帮助难民。在她的榜样下,一代dj、俱乐部成员和艺术家已经用他们自己的力量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James Blake
从一个POST-DUBSTEP男孩到唱作者的职业生涯转变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jamesblakemusic/


James Blake 的崛起令人目眩。2009-10 年是“post-dubstep”处在多元化和探索性的氛围中的重要时期,他的第一首歌曲彰显着他的雄心脱颖而出,但到2011年初,他已经是一家大厂牌的成员,并且拥有一张 top10 的专辑。随着时间的推移,令人目不暇接的合作不断积累:Jay-Z、Beyonce、RZA、Kendrick Lamar、Andre 3000、Bon Iver、Frank Ocean、Brian Eno、Kanye……从第一张专辑开始,Blake 就一直在全球一线明星的名单上,从那以后他就一直在那里。然而,尽管他完全融入了主流——他怪异的嗓音和曲折的作曲风格也更好的定义了抽象 r ‘n ‘b 音乐的时代精神——但他从未停止将强烈的实验元素融入其中,也从未切断自己与音乐场景的联系。他仍然记录着他的老朋友,现在 WARP-signed Mount Kimbie 和 1 – 800 Dinosaur 成员——他在2016年与 grime 外行,以及 r ’n ‘ b 和说唱明星,他和 avant electronica 巨星 Oneohtrix Point Neve 以及 ANHONI 合作。他的声音不断演变,充实,探索从自杀抑郁症到强烈的爱的极端,但在这一切中有一个明确的连续性。他是居住在美国的一线明星,但他仍然是 2000 年代末痴迷于 DMZ 和 FWD>>的同一位艺术家,英国的 Basslines 和 dub space 仍然回荡在他的作品中。



Diplo
从BAILE FUNK到COUTNRY,他把世界各地的声音带进了舞池,也打入流行音乐排行榜
IG:https://www.instagram.com/diplo/


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间,所有人都知道 Diplo 是谁了?对一些人来说,那是碧昂斯在2011年大热单曲《Run The World (Girls)》中采样了 Major Lazer 的《Pon De Floor》的时候。但如果你对舞蹈音乐感兴趣,来自密西西比的 Thomas Pentz 在那时候已经是一个老牌人物了。通过 M.I.A,他的的首张专辑发布在著名厂牌 Ninja Tune,展现了他将各种流派融合在一起的惊人天赋。他很乐于将美国南部以 crunk 为动力的嘻哈音乐和巴西贫民窟的 dubstep——最好是三者以最欢快的方式撞在一起。如果说把来自世界各地的节奏带给大众一直是这十年的主题,那么没有人比他更有热情,更具规模。他加入 Major Lazer,在牙买加舞厅最电子化的地方,用他所有的影响力,聚集了一群流行音乐的名人。“Lean On”,2015年与 DJ Snake 合作,配上 MØ 超具识别度的人声,很快便打入了个大榜单排行,比如 Spotify 的”most-streamed“;一年后,Justin Bieber 的“Cold Water”更火了。Diplo 以这个乐队为跳板,接着帮助制作了从麦当娜到 Lil Yachty  的热单。长久以来,他的厂牌 Mad Decen 在很长时间内一直是全球之声的象征(还记得Baauer的“Harlem Shake”吗?)首先是 Jack·U 和 Skrillex,然后是今年,LSD 和 Labrinth 和 Sia,还有 Silk City 和 Mark Ronson。Diplo 似乎是不可阻挡的。



KAYTRANADA
从病毒式的轰动到制片人的日常生活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Kaytranada/


在2019年,一个病毒式的成功完全是一个艺术家故事的一部分。只要看看 Tik Tok 是如何把 Lil Nas X 打造成令人眩晕的名声,或者那些想把自己的创意努力变成赚钱的职业的人是如何对 Spotify 的一流播放列表垂涎欲滴的。但在2013年,当 Kaytranada 的盗版视频被上传到 YouTube 并积累了数十万的浏览量时,游戏社交和流媒体平台仍将其视为侥幸,而非能力。而策划这些音乐的项目,比如 Majestic Casual,是一项充满爱心的工作,但尚未转变成如今这样具有商业头脑的业务。Kaytray 的表演表明,艺术家们可以绕过传统媒体,一跃而起,证明 digtal natives 可以在一夜之间成为音乐产业的企业家。

这一切都让他措手不及。他对伟大的 r ‘n ‘b 和 neo-soul 歌手的翻唱使他在互联网上出名,将聚光灯直接对准了这位安静、体贴的年轻制作人的卧室工作室,并给了他一张环游世界的单程票。他是一个将 house、hip hop、r ‘ n ‘ b 和低阶频率完美融合在一起的奇才,他的第一张也是迄今唯一一张专辑“Together”中就收录了他的各种混音作品。虽然他无意中改变了音乐行业,但他也很快意识到,病毒式传播只能让你走这么远,他顺利而成功地转型为互联网、Kali Uchis 和 Talib Kwali 等人的制作人。随着这10年的结束,他的声音影响已经渗透到嘻哈和流行音乐的上层,巩固了他的遗产,尽管这些盗版早已从 YouTube 的侧边栏消失。



PEGGY GOU
GOU痴迷于现实,但这不意味着放慢她的节奏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peggygoupeggygou/


Peggy Gou 是一个无死角的现象级人物。这位旅居柏林的韩国人最初以一种多用途的 DJ 风格吸引了地下圈子的注意,她把柏林的电子舞曲当成了经典迪斯科。从2017年的开始,随着“Metro area’式的 Gou Talk 的发布,Gou-Mania 已经进入了超速阶段。那一年,在 Glastonbury 的一个下午,Peggy Shoe 热潮开始兴起,世界各地的 raver 们纷纷脱下鞋子,高举在空中,以示对 Peggy Shoe 的认可。有一位亚洲女性成为世界上最大的 dj,这既是积极的,也是前所未有的,这证明了她在克服音乐行业的传统和隐匿阻力的力量。2018年,她签约了著名厂牌 Ninja Tune,她的单曲《It Makes You Forget (Itgehane)》势不可挡,她参加了近200场演出。但她作为电子音乐的第一个’multi-hypheate”的角色——Instagram 的知名 ip、时装设计师(和她自己的品牌Kirin)和时尚偶像(比如在她自己的耐克广告中担任主角)——开启了其他 DJ 之前从未完全探索过的可能性和合作。



MARCO CAROLA
“BUSINESS TECHNO”的设计师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MarcoCarolaOfficial/


当 Richie Hawtin, Sven Väth, Ricardo Villalobos 等人在他们史诗般的 Ibiza afterparties 上策划了2000年代中期的“minimal”活动,人们很可能会发现 Marco·Carola 在厨房里为这伙人做意大利面,就像他在 deck 后面一样。但他一直在观察、学习、完善自己的成功秘诀。2012年,在经历了一场肝肠寸断的、几乎是恋母情结的感情后,他与 Papa Sven 分手。(“我看到我所有的孩子都穿不上他们的鞋,想要走自己的路。”几年后,Sven 告诉我们,没有指名道姓;“我不再是他们所有人的朋友了,因为有些人很粗鲁。他们没有用合适的方式和我说再见。”)Carola 用音乐完善了 techno 的商业模式,这是伊比赞岛历史上收益最高的地下之夜。他充满戏剧性的、不可抗拒的 techno 和 tech-house 的声音——不知怎么地,想象到迷幻的红色灯光下舞池里的音乐——为一个厂牌的强大力量提供了动力。当他今年带着音乐重新出发,以常驻身份加入改装后的 Pacha 时,它再次在 techno 世界引发了冲击波,他还引发了一起448万欧元的诉讼。但是对于这位那不勒斯人来说,他证明了地下音乐也可以像其他音乐一样在商业上取得成功,你可能会再次怀疑,地下音乐并不是针对个人的, 只是商业化了而已。



SOPHIE
她是一位精力充沛的制作人和歌手,这十年来她改变了流行音乐的面貌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msmsmsmsophie/


Glaswegian 的艺术家 Sophie 是一个流行音乐明星——(她的表演方式)不是传统的,是英国风格的舞蹈编排,而且(表演方式)是在 MTV 现场直播的那种。(与其他音乐人)相反,对于在数字化颠覆性时代成长起来新一代的乐迷来说,Sophie 是一个面向流行音乐的,像灯塔一样,为乐迷们带来更炫目的光芒。


正因为如此,从伦敦的 fabric 到 Heaven,再到 Coachella 和 Sonar,她都是众人的宠儿。一个(曾被认为)来自电子舞曲领域的古怪、靠不住、曾被嘲笑的边缘人,能够在这样的场合为数千人表演,这是一个(音乐流行)趋势的转变,而且在近十年来,这种转变变得更加明显。


无论是她在幕后度过的岁月,还是她对主流流行音乐的掌控,都是她对传统风格的演绎(Charli XCX, Madonna 和 Lady Gaga 都是她的一些合作者),早期发行的作品,远足是她开创性创造的一部分,自由放纵的 PC-Music(这是一个集合体,现在是整个流派标签,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它都在用一种两极分化的、高度概念化的方式,将舞曲与流行概念结合在一起,就像一个的孩子在糖果货架上尽情释放自己的热情一样。)或者是她获得的格莱美奖。在广受好评的首张专辑《Oil Of Every Pearl’s un – inside》中,Sophie 轻松地从一个神秘制作人变成了一位拥有两个截然不同却日益紧密相连的音乐世界的女主角。


// 翻译:Marco槑

编辑:Jack

30Nov
电音专题

不合理的 DJ 演出费正在摧毁跳舞音乐

CHANDLER SHORTLIDGE 19 NOVEMBER 2019 TRANSLATE: RIA QI   ...

24Nov
电音专题

柏林墙的倒塌与 Techno 文化

WORDS: WILL MCCARTNEY 9 NOVEMBER 2019 TRANSLATE: RIA QI   ...

25Sep
电音专题

Mixmag | 火人节三十年照片精选

1986年,Larry Harvey 和 Jerry James...

26Jul
电音专题

卷土重来的Gabber: Hardcore will never die!

 ...

08Jul
引领新闻电音专题

DJ们对Mixmag发布的首张限量黑胶唱片做出了高度评价

最近,许多著名电子音乐人都对Mixmag Records发行第一张限量黑胶唱片"The Keyboard Wizards Of Acid House"做出了高度评价,包括 The Black Madonna, John

08Jul
引领新闻电音专题

超过250个音乐组织将共同解决音乐行业的性别失衡问题

PRS基金会在6月25日宣布,将扩大其Keychange计划,在改善音乐行业性别失衡的问题上采取更多措施。  ...

08Jul
引领新闻电音专题

Eric Prydz为庆祝Pryda Recordings成立15周年发布新专辑

Eric Prydz为了庆祝他的Pryda Recordings成立15周年,筹备了一个专辑系列——"Pryda 15...

07Jul
电音专题音乐人志

Peggy Gou 的新专辑或将在明年发布

为了宣传DJ-Kicks中自己的作品,Peggy Gou与Anna Lunoe通过Apple Music Beats 1讨论和分享了自己接下来的计划,在这个过程中,Peggy...

24Jun
电音专题电音旅游精彩活动

2019 IBIZA硬核攻略: 要省钱,还得玩儿好!

...

FOLLOW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