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音专题

电音专题

在冬季的冰岛感受加州的浪漫夏日

这里是马里布的”夏日之旅”派对,希望把夏日喜悦带到最需要它的地方。

IN ASSOCIATION WITH MALIBU
24 MARCH 2020
TRANSLATE: Jack


下午6点,在冰岛东部边缘的西迪斯峡湾,天空中的雪花就像一群冷酷的昆虫,末日般的风拍打着它们裸露的皮肤。白色的暴风雪中,我们在齐膝深的积雪上跋涉,无法分辨出地面和天空的界限。眼前只有一片空白,就像贫瘠的摄影棚延伸到无限远处。要不是剃刀般在肌肤上滑行的寒风,我都以为我在做梦。




10分钟后,在一间简朴的木屋里,亮粉色和奇异果黄的灯光充满了我们的视野,附近的扬声器里传出令人振奋的老式迪斯科歌曲。大衣挂在房间的角落,人群里唯一的冷色调来自从鸡尾酒杯里倒出的美味果汁朗姆酒。没有任意门,我们却瞬间到达了夏威夷。这是马里布的“夏日之旅”(Summer Feels Tour),一个三站的派对系列,旨在把夏日的喜悦带到最需要它的地方。


冬天总让人感到沮丧,在它的控制下,我们的幸福往往会在漆黑的下午、刺骨的气温和季节性情绪紊乱的重压下受损。今年,马里布决定用“夏日之旅”来改变点什么。派对从被雨水冲刷的格拉斯哥开始,向北一直延伸到冰岛缺乏阳光的边缘,最后在加拿大的“冷藏库”温尼伯结束。把夏季主题派对带到地球上最严酷的冬季地点是一项雄心勃勃的事业,因此,它将备受考验。



我们前往盖特威克参加冰岛站的活动时,就遇上了今年伦敦的第一场雪,这是一个不祥的征兆,预示着厄运将接踵而来。当我们到达机场时,那令人心碎的“延误”信息就在我们的航班号旁边闪烁着,当我们在雷克雅未克着陆的时候,已经比预定时间晚了三个小时,此时想要转机去塞迪斯峡湾是不可能的了。


雷克雅未克的天空阴沉沉的,在服务台,另一个被困的旅客正在给远方的老板打电话,请求给他们一些时间,因为暴风雨阻碍了他们及时回家换班。晚上,我们随便找了个床躺下,设置了早5点的闹钟赶明天第一趟航班,不得不说,此时我们的心情跌入了冰窟窿里。但当我们到达目的地,结束那一晚的派对后,我们真的感受到了夏日的喜悦。


Seydisfjördur 是注入夏日活力的最佳之选,这个偏远的村庄大约有650人,四面环山,每年有4个月的时间没有阳光直射。它接收到的自然光大多来自于降雪的反射,因此它常常沐浴在神秘的蓝色色调中。毫无疑问,它很美丽,但在漫长的冬天的里,我们总需要一些“调味品”。正如今晚的派对所证明的,当地人很享受这个找回夏日的机会。


冬日像是大反派一样,竭尽所能阻止聚会的进行。Weaver Brothers 从格拉斯哥飞过来参加活动,但他们在机场一着陆就被迫折返回家了,因为结冰的天气迫使通往村庄的唯一道路关闭。屋外暴风雪的规模增大了人们不愿出门的可能性;在准备期间,组织者们只能紧张地看着在风中散落的雪花。但不知何故,最后一切都合拍了。


说来也巧,曾经在雷克雅未克经营着传奇俱乐部 Sirkus 的 Sigga Boston 目前正住在 Seydisfjördur,她顶替了不能到场的艺人,掌控起了重回夏日的舞池。晚上7点,人群开始聚集。



派对开始后,阿尔丹酒店的入口就像是两个世界之间的门槛。外面,人们开着巨型轮式运雪车,用巨大的喷灯在大风中点燃香烟。在酒吧里,一个平静的游泳池投影覆盖在存货丰富的吧台后方墙壁上,微笑的调酒师提供各种美味的马里布鸡尾酒。空气中弥漫着热带水果的芳香,人们在这种环境种慢慢放松下来,并加入舞池里进行着的舞蹈。



对于 Seydisfjördur 来说,另一个意外来自 LungA School,这是一所独立的艺术学院,吸引了来自冰岛各地和其他地方的创新人才。在这个与世隔绝的社区里,时尚的艺术系学生本不是我们所期待的派对参与者。但那晚,除了当地居民和少数被困的游客外,他们也陆续来到了现场。


当晚的音乐积极又欢快,选曲包括欧陆舞曲Rhythm is A Dancer》和 The Knife 的合成器流行经典《Heartbeats》。人群在一开的迪斯科音乐中是分圈的,但随着每个人都被不可抗拒的夏日浪潮席卷,各种各样的隔阂被打破,人群融成了一体,不时迸发出阵阵笑声。吧台那边,三名客人用灯鸡尾酒搅拌器敲击酒杯,临时凑成了一段打击乐…让人难忘的氛围。



夏天常常会带来一种随性随性的能量,这种能量也会在派对上流动,西尼娅和瓦伦就是这种能量的集中体现。这对印度裔美国夫妇本打算今天去探索冰岛的荒野,但却发现自己被困在了这个地方。“我们没料到今晚会有派对,但因为天气原因,我们被困在这里了,”萨尼亚告诉我。


“但是,”随后她高兴地耸耸肩补充道,“这太棒了!”然后她笑着走开了,头上顶着一只粉红色的火烈鸟。冬天把他们困在了 Seydisfjördur,但马里布的夏日派对让他们拥抱自由。


// 翻译&编辑:Jack

27Mar
电音专题

“我们已经失去了如此之多”:疫情在怎样影响音乐

我们和DJ、活动主办、音乐节还有场地方聊了聊 COVID-19 爆发所带来的影响。  WORDS: JACK NEEDHAM 12 MARCH 2020 TRANSLATE: uufu  […]

14Mar
电音专题

后 Club 时代:为什么 DJ 和制作人开始远离俱乐部

越来越多的电子音乐艺术家们正在远离他们之前所钟爱的俱乐部场景。 WORDS: ADÉLAÏDE DE CERJAT 26 FEBRUARY 2020 TRANSLATE: uufu  2016年,法裔加拿大制作人...

29Feb
电音专题

社交媒体是如何改变音乐节与俱乐部的?

WORDS: DUNCAN DICK 6 JANUARY 2020 TRANSLATE: topazz ...

22Feb
电音专题

一些 DJ 与我们分享了在派对中保持清醒的秘诀

舞池是最难让人保持清醒的环境——但你也可以做到 WORDS: MICHAEL LAWSON 2 DECEMBER 2019 TRANSLATE: Topazz...

11Feb
电音专题

与假新闻做抗争的格拉斯哥派对文化

一条假新闻造成了某家秘密俱乐部的关闭,但格拉斯哥悠久的深夜派对文化无法被抹去。 WORDS: DAVID POLLOCK 8 JANUARY 2020 TRANSLATE: uufu...

03Feb
电音专题

4/4 拍之外:让俱乐部文化继续拓展的南半球之声

WORDS: MICHAEL LAWSON 2 DECEMBER 2019 TRANSLATE: Topazz “一阵minimal techno 集中动员下毫无新意、乏味的的跳动让舞池无聊到死了。”这是Blackest Ever […]

03Feb
电音专题

酷儿文化 | 重新拥抱边缘群体的电子音乐

WORDS: STEPH KRETOWICZ 17 DECEMBER 2019 TRANSLATE: uufu...

03Jan
电音专题

冲击了舞曲文化的 INSTAGRAM

JASMINE KENT-SMITH  5 DECEMBER 2019  TRANSLATE: RIA QI ...

21Dec
电音专题音乐人志

2019年的十位年度DJ

WORDS: MIXMAG CREW 10 DECEMBER 2019 TRANSLATE: uufu  ...

FOLLOW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