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领新闻

Peggy Gou:酷女孩的处世之道

​Peggy Gou 在 2017 年究竟有多受欢迎?看看她在 Glastonbury 音乐节上的演出片段就知道了。“我在台上打碟,台下的乐迷们冲我大喊 “Peggy Shoe(鞋)’”,Gou 说,“我转头跟 Artwork 抱怨说,‘我觉得他们不知道我的名字,Arthur!’ Artwork 回答说 ‘ 我从没在 Glastonbury 见过这种事——我猜他们只是想跟你打招呼。’然后,台下的人都脱下鞋子举在手里,对我一个劲的狂挥。”

这种足球俱乐部般的独特应援方式和粉丝给她的昵称,一路跟随着 Peggy Gou 在舞台上的身影,从 Sub 俱乐部到 Sunfall 再到 Dekmantel,足以证明她在今年获得的人气和认可。

Peggy Gou 身上有很多的标签,征服电子乐殿堂柏林的亚洲女 DJ,插画师,《Harper’s BAZAAR》编辑,时 尚达人。我们无法参透,她小小的身躯里究竟有多少能量。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白天,我们见到了这位风头正劲的酷女孩,从时尚品味到音乐生涯,和她聊了聊。

生于韩国,定居柏林,Peggy Gou 第一次跃入公众眼帘是在2016年,《Seek For Maktoop》EP 让人们见识到了她活力动感的独特曲风。到了 2017 年,火力全开的 Gou 更是日夜兼程地奔赴在现场第一线,靠足足 150 场精彩演出赢得了全世界乐迷的心。

​“许多在我的梦想清单上的地方,我都已经打钩实现了;在 Sub 俱乐部演出了 3 次,还去了Dekmantel 音乐节和 Panorama Bar。我的天!真是无法置信!在去 Berghain 的路上,我实在太紧张了,中途可能停车十多次,深呼吸要自己冷静下来。”

​虽然对很多人来说,这位 27 岁的年轻 DJ 是凭空出世的。在 18 个月前,她还默默无闻。但是 Gou 的成功并非一蹴而就。早年在伦敦主修时尚时,Gou 就终日混迹于 Corsica Studio 等地下俱乐部,深受电子乐场景的熏陶。而后,她搬到了柏林,也自此开始认真投入她的音乐事业。

​Gou 回忆起过去:“我最初搬到柏林是在 2014 年。当时的生活构成就是:在唱片店工作,在家里的工作室制作音乐,每周日到 Berghain 去玩。每次去 Panorama Bar,我都站在台下同一个位置,痴痴地盯着台上的 DJ,幻想着有朝一日我也能在台上演出。他们一定被我盯得发毛。我还给那个位置起名叫‘ Peggy 地带’。”

除了 Panorama Bar 里的 Peggy 地带,在竞争激烈的时尚圈,Gou 也靠着绝佳的好品味开辟了自己的一席之地。“我喜欢那些知道自己适合什么,而不盲从潮流的人。不管是 H&M 还是 Givenchy,好看就是好看。”大胆多变的同时保留强烈的 Peggy Gou 风格,天生的时尚嗅觉和多年的实践学习,让她对于什么适合自己了如指掌。

​“在音乐生涯刚起步时,我想要被人“严肃”对待,怕人们因为出位的造型而质疑我的音乐,所以只穿白色T恤和牛仔裤。但现在,我只想‘操他妈的,这就是我’,我喜欢通过着装造型来自我表达。相比于只穿一身黑,一个有自己穿衣风格的 DJ 有趣多了。”

我们很庆幸她当时的决定,让这位色彩斑斓、充满自信和态度的姑娘出现在我们面前,跟我们絮絮叨叨介绍今天的着装:“我很喜欢韩国本土设计师,也一直身体力行支持韩国品牌。我身上这件 T 恤来自韩国品牌 Studio Concrete 的最新系列‘How Do You Feel 1 to 10 ? (从 1 到 10,你今天感觉如何?)’,这个系列有 10 件不同颜色和复古印花设计的T恤,我全部买了,今天穿了 9。这条工装裤则来自朋友创立的韩国品牌 Fleamadonna。我很久没穿它了,今天偶然在衣柜里翻到就想到,嘿!这件超可爱的!我该穿着它去音乐节!我是一个墨镜狂人,现在戴的这副来自韩国品牌 Altier。”

大众很难用特立独行或是叛逆来形容 Gou。从始至终,她都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并为之奋斗,这也是她能够让我们如此痴迷的原因。潮流总会过去,只有坚持自我才能脱颖而出。

“我不认为我有所谓的时装偶像。除了偶尔会看一下 Man Repeller 的时尚博客。我大多数的灵感来自音乐或艺术,而不是其他人的时尚感。”

​如果你想偶遇 Peggy Gou,或许应该记下这个她常出没的地方;“在柏林,我常去一家叫做 Voo Store 的买手店,那里有我常穿的牌子,Acne,Our Legacy,还有很多耐克 Lab 的产品。我是运动鞋派的,很久没穿高跟鞋了。”

她的才华和人气也被大品牌相中,包括近年来大红的运动品牌 Puma。“我刚为 Puma 做了一场宣传活动。重要的是,我不是专业模特,他们是因为我是 Peggy Gou 才找的我,所以我没被要求画大浓妆或者做什么奇怪的发型!”

​Gou 给我们展示了她的纹身:“第一次纹身是在 17 岁,我纹了父母的名字,所以他们不能说我什么。但是在纹了第三个还是第四个的时候,他们忍无可忍把我踢出了门。我的父母一直不能理解我的叛逆,但是现在他们逐渐意识到,纹身是我的一部分。”在柏林碰到的纹身师 Toby Vetterrecently 负责了 Gou 的全部纹身,他在她身上的最新作品是一个菠萝图案和一个非洲图腾,这也是 Gou 的灵感来源。

​密集的演出行程占用了 Gou 的大量精力,她在 2017 年只出产了一些混音作品。面对如饥似渴的粉丝们,Gou 承诺说,在 2018 年她会带来更多的原创作品。“我想把花在四处巡演的时间缩减到之前的一半。这样我就可以有时间来制作自己的专辑了,”她解释说,”作为一个艺术家,我必须要用作品来为自己说话。这也一直是我计划中的事。”除此之外,Peggy 的 18 年计划还包括,组织自己的派对,在音乐节上搞个果汁摊,以及在涉足韩国的时尚和电视行业。

​准备好鞋子来为 Peggy 应援了么?

​Edit by 1NT3RN

from Mixmag.net

敬请留言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必填字段已标记

FOLLOW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