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领新闻

至少这些政府,努力让夜生活变得更好

由于如今的俱乐部正面临着越来越多的关门危机,柏林政府最近承诺拿出100万欧元用来帮助夜店进行设备更新,尤其是噪音控制方面,来保护城市的夜文化经济。

从2011年起,光在柏林就有大约170加夜间俱乐部被强制歇业。很多都是由于周围居民的噪音投诉,而在这些诉讼里,场地方普遍很难获胜。

俱乐部委员会发言人 Lutz Leichsenring 说:“如今的城市中,住宅和场地都离的很近,两者共存的前提是对噪音方面的控制。”据 Tagesspiegel 消息,议会已经同意对这些场地进行投资,主要用于场地内部的吸音装置以及外围的隔音墙,以及居民住宅的隔音窗户等等。不过目前还不知道这100万要如何分配。

类似的,伦敦市长 Sadiq Khan 提出了新的法案来保护俱乐部、酒吧和场地免受地产开发商的影响。具体来说,之后在场地周围新建的住宅,开发商需要负责房屋的隔音装置建设和费用,如果在提案中没有关于噪音的内容,各地区将有权利拒绝提案。

Khan 一直大力支持伦敦的夜间俱乐部文化,他说酒吧是伦敦社区和历史价值的核心。

除了噪音,世界各地的俱乐部还面临着其他困境,怎么中和俱乐部文化和市民两者之间的关系就成了一大问题,于是“夜间市长”就出现了。

“夜间市长”的概念最早是2014年在阿姆斯特丹出现的,他的作用主要是夜生活群体和城市决策委员会两者间的中间人。一个称职的夜间市长会平衡经济、安全和文化上的各种供求,对现有的夜生活文化进行重新思考。

阿姆斯特丹的夜间市长 Mirik Milan 在工作了三年后,已经成了这种职位的代表性人物。在他数不清的大大小小的成就中,全新的24小时酒精许可政策是他最大的功绩。这个政策让阿姆斯特丹迎来了通宵营业的场地和派对的爆发,也让这座城市成了欧洲俱乐部文化的中心。

乍一看,说服阿姆斯特丹这样一个大都市的官方机构引入24小时酒精许可似乎是不可能的事。但 Milan 作为一个在行业里摸爬滚打,称自己是“穿着制服的反叛者”的人,成功地以一种合理的方式完成了任务。他不仅帮助市长重塑了城市的夜间文化,也为夜文化的参与者们谋取了便利。

从经济上来说,24小时开放的”夜文化“能创造出许多酒店和服务业的工作机会。至于安全问题,Milan 是这样解释的:允许人们在更多时间喝酒,能让人们慢慢悠悠的喝,从而减少了为了赶时间而酗酒的情况。所以24小时饮酒许可的开放表面上增加了许多不稳定因素,实际上反而是增加了城市的安全系数。此外,在新政策下,人们有整晚的时间可以选择什么时候回家,而不是在某个时间点挤进街道。并且,Milan 对许可的发放非常小心,他选了10家位于市中心以外的场地,每个场地都能代表这个城市历史和文化的一个部分。

事实证明这很有效,一个鲜活的例子就是 De School。这是一个60年代建成的技术学校,在阿姆斯特丹ADE期间,场地里有着各种各样的娱乐活动,并且白天还有餐厅提供食物。在与 Billboard 的采访中,Mirik Milan 说:”最重要的是夜文化的参与者们能和整个城市结合在一起,创造出双方都希望的未来。“

今年五月,继阿姆斯特丹、伦敦、巴黎、苏黎世和卡利之后,纽约也有了夜间市长。除此之外,最近 Cabaret Law 也被废除了。

简单讲,Cabaret Law 是不允许人们在没有营业许可的场地进行非法跳舞集会。此前,有不少组织都是该法案的忠实拥护者,其中也包括了许多跳舞音乐界的大咖。

不过在11月27日,市长 Bill de Blasio 正式签署了文件,废除了法案里除安全摄像头和警卫要求外的其他所有方面。谈到这项法案,他说:“这是2017年,它已经没有意义了。”夜间文化是纽约文化大熔炉的一部分,是它把人们聚集在一起。

“我们想要一个人们努力工作和享受的城市,而不需要神神秘秘地禁止人们跳舞。”

Edit by Ewan

from Mixmag.net

敬请留言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必填字段已标记

FOLLOW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