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领新闻

既然DAFT PUNK不再演出了,那为什么不自己来呢?

“都柏林有一家酒吧,里面的 Guinness 啤酒特别好喝。有一天我们去喝酒,和往常一样,我们聊了聊怎么赚钱的破事。是的,我们都是领救济金的那类人。当我们各自喝了八杯之后,突然来了灵感。通常这种灵感在第二天会像青烟一样荡然无存,但这次这个,我们真的开始做了。”

“我们从美国买了 Daft Punk 的头盔,又搞了些设备,订了一家场地的档期,场地叫 The Pod,是一家很老派的夜间俱乐部。接着,我们戴上头盔去那里演了一场,看看会发生什么事情。结果还不错。”

“接下来我们决定自己来做演出。预定场地、进行推广,来看演出的观众全是 Daft Punk 的粉丝。有不少人会说我们是蹩脚的模仿者,是,他们也没说错。但我们做这件事的初衷是,Daft Punk 不再进行演出了,所以我们得自己来。我们的金字塔舞台虽然不及他们的五分之一大,我们也没有那么多钱和观众,但我们做这些只是为了致敬和好玩,仅此而已。”

以上是 Daft As Punk 乐队组建的经历,他们是一支来自爱尔兰的 Daft Punk 官方致敬乐队,已经戴着 Daft Punk 的面具演出了7年。这段对话来自他们15年的一次采访,当时他们的舞台只有原版的五分之一大,但很快将不一样了。最近,他们在 Facebook 上宣布了一个重大决定:计划搭建一个1:1尺寸的 Daft Punk 经典金字塔舞台来复制一场“原汁原味的”演出。

这座传奇的金字塔舞台 “The Pyramid”,要从2006年的科切拉音乐节说起。尽管人们纷纷要求 Daft Punk 在主舞台表演,他们当时却出现在了 Sahara ‘Dance’ Tent 舞台的演出名单上。据说,当时有近4万名观众想要挤进这块能容纳1万名观众的区域,主办方不得不额外设置了音箱和屏幕,让场外的观众也能一睹盛况。

“The Pyramid” 由著名制作公司 Bionic League 设计的。今天我们再来看来这样的舞台可能已经司空见惯,但 “The Pyramid” 舞台在当时可以说是革新了电子音乐的现场。传奇的金字塔结构、无缝的线条设计、音乐与视觉的结合,一切都是超时代的。结果便是产生了全新的现场音乐体验。

DAFT PUNK

在另外一个层面,这场表演也同样具有深远的意义。在这场表演的1年前,Daft Punk 发行了专辑《Human After All》,媒体给出的评论大多是没什么好话。但这场演出以及接下来一年的 Alive 巡演,让人们看到了现场音乐的另一种可能性。他们在巡演的过程中不断调整音乐与视觉的呈现,于是也就有了另一个版本的《Human After All》。之后他们发行的现场专辑《Alive 2007》,不仅受到几乎全数好评,还顺便拿下了一座格莱美。

再往大了说,Daft Punk 的这些尝试最终演变成了如今的 EDM,也给 DJ 们的现场演出制定了一个标准。像 Zedd、Porter Robinson 以及更多数不清的音乐人都在跟随者他们的脚步,EDM 的舞台设计也在不停的突破我们的想象。

不过,想要搭建一个 “The Pyramid” 可要花不少钱。但这事一旦做成了,那肯定能奠定 Daft As Punk 在致敬界的传奇地位。目前这场10月20日于都柏林的演出,门票已经全部售罄。不知道他们的现场到底是什么样,还是挺期待的。

Edit by Ewan

from Mixmag.net

敬请留言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必填字段已标记

FOLLOW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