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领新闻

你沉迷于宠物搞笑视频,我沉迷于锐舞派对老视频, 这事让我心绪复杂

嗨,我是Louis Anderson-Rich,锐舞派对老视频上瘾者。

你现在肯定一头雾水,锐舞派对老视频?上瘾者?

那我就单刀直入吧。简单来说,就像臭名昭著的尼日利亚骗局的受害人,雅虎邮箱用户,和风靡世界的表情包倒霉布莱恩本人一样,互联网让我欲罢不能,然后把我的人生搞得一团糟。不是说互联网很邪恶或是怎么着,只是它真的太让人上瘾了。我现在简直像是中毒般,沉迷于网上那些锐舞派对的老视频中,无法自拔。

不论是一集以前的The New Dance Show,还是1992年Doncaster仓库派对的盛况,或是Sven Vath在Love Parade上High到无时无刻都在咬紧牙关,亦是Underground Resistance在1992年那场震撼级演出,我都他妈的看不够。单单是这些视频里所展现出的纯粹的快乐就让人着魔。

90年代舞曲文化刚刚兴起,大多数人都第一次接触这新奇玩意儿。世界被这前所未有过的前卫青年文化革命冲击,像发现新大陆般陷入狂热状态。

这对我来说就像是个YouTube黑洞。我们都曾有过这样的经历,打开Youtube,像个废物一样瘫坐着一个接一个的看视频,一眨眼一天就过去了。只能怪该死的Youtube页面不停跳出推荐视频,勾引你点开。如果你曾发誓说,“再看最后一个猫咪视频,就最后一个“,结果地铁坐过站,你一定就知道我在说什么。

每当陷入这个”黑洞“里,我都会和骇客帝国里的Neo一样,深深地一头扎进电脑主机里。不幸的是,生活中并没有红色药丸唤醒我们,把我们带回现实。我真的需要一个网络防沉迷系统。对我来说,只有工作或者《双峰》这样的要事才能暂时性把我拽回现实。但即使在看新一集的《双峰》,我还是忍不住幻想着,如果主角能换掉西装,带顶渔夫帽,穿上复古运动服,或者人物的蹊跷死亡和胡言乱语都是因为他们在派对上嗑多了,那会有多带劲。

讲真,你知道在网上有多少上世纪的锐舞派对的相关信息么?

Gil Scott-Heron讲过,这场文化革命不会在电视上公开播放。但是如果他觉得《The Summer of Rave, 1989》是唯一的所能找到记录,那他肯定错了。Youtube上真的什么都有:在英国Ipswich的郊区的飞机仓库里第一次听到Frankie Knuckles 的《Your Love》时雀跃的人群,清晨在停车场里一边找车一边纵情热舞的女孩。底下的评论也精彩纷呈,无法错过:有人提到那时候很少有人在派对里盯着手机,也有人提到风靡一时的白鸽图案的药丸,也有人提到爱,自由等精神都在这些场景里得到的体现。

这么久过去了,House的起源已经被神话化了。所有人都想要经历上世纪锐舞派对的盛况,想重回芝加哥,底特律,魔蘑菇,The Hacienda, Carl Cox, acid house的黄金年代。但是, 呵呵,没有谁能比我更激进。2016年里约奥运会期间,我没看任何比赛,而把所有时间都花在搜索Paradise Garage 视频片段上。但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挺悲哀的。说真的,那些觉得“转卖:婴儿鞋,全新未穿”这句话背后的故事有多惨的人,肯定还没有看到我的Tinder简介上写的“求视频:Ron Hardy在Muzic Box”。

我每天都坐在电脑前扪心自问,为什么颗粒感低劣画质和被放滥了的经典曲目的结合能让我如此痴迷?我生于1990年,这些鬼东西发生时候,我他妈都还没出生!但是90后似乎都有点与生俱来的怀旧情节。net art,The Simpsons表情包,家用录像带风格的app,《老友记》重播,对感时伤怀的渴望似乎是我们这一代的通病。我不抽烟也不喝酒,只是会把对上世纪的美好幻想注入我的大脑前叶。每当我鬼迷心窍的打开eBay搜起Fila牌复古运动装时,都恨不得有人能一棍子打醒我。

我可以在Google上设置”90年代锐舞派对影像片段“的搜索提醒,然后一直陷在这种狗屁的悲伤情怀里。但是我意识到是时候拥抱未来了。我们也是时候改变了。舞曲文化的高速发展让我看到曙光。我承认,传奇俱乐部The Hacienda在90年代的经典锐舞派对是很美妙,但是这种疯狂也会透支你的精力,让你迅速的衰老。你想要去非法锐舞派对?今年那场Newcastle下水道地下派对有多疯狂的传闻沸沸扬扬。你想要在舞池里远离手机?你是不会听到那首你偷偷在Shazam上找了两个月的曲子的。我或许沉迷于过去,但现在的不断发展的跳舞文化会一直陪伴着我。

敬请留言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必填字段已标记

FOLLOW @ INSTAGRAM